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由来白公牛的一本书说狐臭知识

发布日期:2011-01-1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1971年秋,白沙的“五七”干校,绝大部分的人员已陆续分配,重回单位工作。农场已移交给“五四”知识青年去劳作。留下不多的一些子,夜以继日地,以打扑克和睡大觉来掩盖焦虑。我那个连队里,有位归侨,原是省农业厅的技术干部,叫白昭庆,戴副眼镜,个头又高又壮,外号“白公牛”,说话总是笑呵呵的,很是合群的。我却索然孤寡,既不打牌,也不赖床,只独自把书把本,或看,或抄。
      那年月,闲书是稀罕物。
      白公牛有两本书,而且都是来自香港的,这就很让我觉得来自天外。
      一本是《汉语词典》,里面那些条目,许许多多是《新华词典》不曾收有的,即使有,它的解释亦非同我以往的所见。所以,我日日翻阅,时有抄来。
      另一本是消遣的书,书名我忘了,只记得印象深的两点。一点是插图的彩色漫画极是有趣,例如,一文写说夏日吹凉,图画躺椅上一大男人,架着的二郎腿大拇指头立了一只小小的纸风车。把我乐得不知身在何处!又有一文,一开始就讲“外国佬喜欢逐臭(xiù,同嗅),如我国人祖先《易•系辞上》之所言:‘同心之言,其臭如兰。’”又说“强烈的狐臭令人避之不及,而淡淡的狐臭,那味道,不但好香,而且极容易刺激人的性欲,是真正的动物性的人本。”
      从此,我便开始留神,特意去逐臭,寻思着“淡淡的狐臭”,力求去验证那书上写的是否真理。甚至,那时的我,巴不得自己也有淡淡的狐臭,以具备“真正的动物性的人本”为自豪。
      但是,我怎么嗅,也闻不到自己的体味,即使我曾经故意流汗不擦,故意培养“味道细菌”滋生,也无济于事。
      后来,听别人说,有狐臭的人自己是闻不出来的。所以,离开干校二三十年后,也只好问孩子:“爸身上有狐臭吗?”“有没有闻到爷身上的狐臭味啊?”结果,很令我失望。
      在己所无有,又无法每见一有狐臭者,即问之:“嘿!能让我做个狐臭与性欲关系的试验吗?”
      这样,那书上说的,是真是假成了悬疑。
      有一回,在一本什么杂志上,读到一篇关于法国香水的文章,知道了男士用的“古龙”香水,最具“淡淡的狐臭”。
      我是不涂不抹七七八八的,但又不甘心放弃解疑的机会,所以去到法国香水专卖点,指名要“男士用的古龙香水”。当营业员殷勤地在我的手面喷一下后,我克制着对那味道的感觉:“哦,我再看看别的吧。”其实,我没看就出了门来。
      原来不过就是这样——真是淡而无味的淡淡的!
      究竟什么是狐臭?我去了一趟动物园。从此,绝口不提关于“狐臭”二字,即使淡淡的,我也相信一定恶心。
      直到前些日,在广州旗舰商城,经过香水展销舞台侧面,不经意听到关于使用香水的要点,才知道:“古龙”香水是考虑到男士汗腺分泌而设计的,也就是说,男士要出了汗,汗与喷洒的      “古龙”香水混合了,才能出“古龙”香水的效果!
      哈哈,数十年得一真知——不关戴与不戴眼镜,不关词典还是闲书,不关是农业还是非农业,不关是白是黑,不关是狐狸、是牛还是人——知识原来竟然如此偏颇,非自己重组而不可。
 
                                                      2011-01-11   上午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