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荒山打柴(新诗)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搬运

发布日期:2016-11-22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陆续点击画面即可看到原尺寸清晰图文)



左手?指头?没事。

肩布,斧头,拿去!

杠绳,钢钎,等汝!

卵窖汝快出来,嘿!


在硬邦邦的地方只有心还柔软,

在哼几哼的道上唯年青还气壮,

在没女人的旷野才能骂些屌话——

屙屎半天呒回,

干汝老姆鸡歪,嘿!


土皮皮剥去,岩石露出来——

勿笑我红裤红腰带,

本命年保平安消灾。

有钱无命喳婆囝外,

无钱有命勿嘥,嘿!



2016-11-21


【本篇有关】

所藉当代油画,作者、作品待查。


闽南部分农村土话——

“卵窖”,睾丸。常在男子间笑骂时无恶意使用。

“呒”,形声字,没有,还没。

“鸡歪”,女阴。

“喳婆囝”,女孩子,少女。

“喳婆囝外”,女子只能站门外空等(男子归来)。

“勿嘥”,要不得,不应该。嘥,“赛”音的第二声。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