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荒山打柴(新诗)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羊倌

发布日期:2016-11-20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陆续点击画面即可看到原尺寸清晰图文)




“你的羊尾巴里有没有藏鸡毛信啊?”

他没能接上我问的话茬。

“你知道有个叫‘王二小’的人吗?”

“厄同学,年是跟他哥打工去了嘛。”

“去哪?打什么工啊?”

“往山西,挖煤。”

“现在你是放暑假吧?”

“厄没上了。”

“你爸不让你上学吗?”

“是厄自己读不进去。”

“你爸呢?”

“往山西了。”

“挖煤吗?”

“是。”

“你不跟去?”

“厄大勿许,说那活求势。”


一下子我泪水冒到心坎坎。


跟着,他就这么地看着厄……



2016-11-19


【本篇有关】

所藉当代油画《希望》,区础坚2004年作品,纵150厘米,横130厘米。


陕甘宁部分农村土话——

“厄”,自称。

“大”,称谓自己的父亲。

“年是”,去年。

“勿许”,不肯。

“求势”,完蛋;“求死”的婉转音。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