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清溪捕鱼(散笔)
 

莫名祭张曙及后文

   发布日期:2021年04月28日    来源: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拾穗居士   点击数:    





每年的清明时节,前往陵园祭拜先父母,回来再家祭祖宗:焚香、点烛、上贡品、下跪、磕头,等等的仪轨逐一遵循传统,是理所应当的。之后的两三天,心的苦海里,不时地会有几些我想必他们已达彼岸的亡人回荡再见,这亦是人之常情。所不同者在于,去者越年久的,我的哀伤渐少,转化为怀念的多了,感叹的会更深沉些。今年,那漂浮来的舟楫中,有火根、鸿景、锦辉、小田、木水、本水、志忠、模仁、……与他们,我都有亲朋戚友的关系,应该的,合理的,本当的,自不待言的。唯一莫名,而我又独独为之写了七绝《清明祭》的张曙,却是其在世时,彼此从无任何关系、联系,甚至他连世上还有我这么一个莫名人都没听说,绝对不知道的呢。

这是继 2014-03-09 《春秋农事》“哭张曙” http://cqns1946.com/contents/38/10129.html  时隔六七年后,我再次日志到他的:

君山墓矮云孤曙,    生死无常独可怜。

时下岳阳楼上景,    洞庭日月哭天然。

距之至少有九百八十四公里,二人素昧平生;我只是听说有这么一个人,有那么一天死了。这样多年来,我的脑子里,竟有他的生活动态画面,特别是他意外身亡时的体态、手势、面部表情和脸色,而那听说的,不过仅仅是只言片语。

为此,我检讨自己所有的动机。筛选之余,皆空洞,唯一勉强的可能就是:奈何桥头孟婆给我的忘情汤里掺水太多,以致前世的我喝下肚去,收效不足,是故原先与之的缘并未彻底忘却。

这一假设,支使我这次的所写里提到他的墓。





我四度登临过岳阳楼,四趟沿着那段洞庭湖散步,拍摄到的君山岛都只是一条大部都潜在水里的长鱼。无论怎么样的想象力,都连不到“墓”来。直到昨天,为了此篇日志,在网上找当地的风景图片,才看得君山岛的近外,还有一小小岛,恰似墓庐。

类似诗句在先,见识在后的,古来有之,曰之为“诗谶”,不足为奇。就连我不三不四的旧体中,可以挑拣出来的不下十几二十处。然而,这回,还是使我以为“头上三尺有神灵”的有所证实。


2021-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