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垄上点豆(杂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眼泪都笑出来的脱口秀

发布日期:2019-02-1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因为有所感受,所以我的直觉是:比较长江南北人,在驾驭语言的舞台或文本方面的能力,北方人更善于诙谐,更会调侃,显得直率,虽然粗陋,甚至俗;而南方人相对斯文点,雅致点,婉转些,精巧有过圆滑,文饰。

这点差别可取戏剧的剧种来比较,最具特征的莫过北方的秦腔、梆子与南方的昆曲、黄梅戏。曲艺方面,东北的二人转、京的津相声跟苏州的评弹。

相声,无论几个人说的,就站台说的人数,有二人的,多口的;逗哏、捧哏,分工着来。

所谓单口相声,若以人数来看,言则无“相”,只好拿自个儿逗、自个儿捧,两哏相对相辅相成是为之。

甭管这些年来,南方人里也有一二对说相声的,但在全国的相声界,充其能挺多就跟两会的最最最少数民族代表一样,那意思也就够意思的。至于任何场合,隆重的、重要的,照稿宣读的,左顾右盼的,大会的,讲坛的,国际的,国内的我是过来人,说一句万里长江孤舟之上的在行话:所有的站台的单个人在说的,无一例外全都是脱口秀,虽然可以分为脱口秀、脱口秀。

当最最最最最隆重的大会座席上有若干人东倒西歪打瞌睡照片在网传时,我又联想起相声演员自己说的“只差没把两手插到观众胳肢窝挠痒痒咯”,而脱口秀却大相径庭,可以引发起全场热烈鼓掌。当然,时过境迁,已然不再是上世纪两大演讲家的走麦城似地栽倒在八十年代的蛇口,也不齿于讲不伦不类“语”终于被轰下台的,那些都不过是玩意儿,“俱往矣,数风流人物”独领风骚却最不是玩意儿的、天天正儿八经恬不知耻地向全世界胡言乱语脱口秀她逻辑混乱的、自欺欺人的,仍在站台。人类肢体学家很清楚地判定:她之所以无时不刻无法停止自己眼睛巴眨巴眨,是因为她试图掩盖内心已经感到的说谎和言不由衷。








我晓得春天有两大喵星人要集会,要叫春,就跟我晓得有春节一样,也就如同自从有了责任感,就觉得过年特累。  

春晚主持人的台词好些人都能脱口而出之时,我又回到电脑屏幕前来浏图览文。

这猪年正月打头里,能因其行文使我可乐的,乐到哈-哈哈的,哈-哈哈-哈到沉默的,沉默到不知怎么眼泪就出来的,有一篇。作者正是北京人。语言就是京侃儿式的。






再就是别人转发来的帖子,一件底面落了款的瓷器,具体什么东西都不给看,当然也就无品相可言。我甚至怀疑压根儿就没这东西,而大有可能是图像处理成的。








就那落款的六个字,在百度上我找到了同一语,于是把哈哈给收了起来。

我觉得,若此物是瓶,那在守口如瓶的同时,它却脱口秀下最短的一句。


2019-02-10   己亥正月初六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