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垄上点豆(杂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压轴

发布日期:2017-12-30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想就2017倒数的这第二张日历,写点什么,我心思难以集中。

像是先前汇演的折子戏都按部就班出入过,合上了帷幕,这时候台下的在行人见倒数第二出,到此刻连个题目都还没报,喝倒彩了:“压轴戏!怎么啦?!”

借鉴压轴戏的所在顺序,是可以的。但我依然坚定着“我的人生不是戏”的信念,写记这篇日志。

我的日志本,也仍旧借用“网络日记”的原义和功能。虽然“BLOG”作为2004年度各大搜索引擎最热门的关键词,而今已疾速被蜕化,被摒弃,取而代之以推特、脸书、微博,甚至微信;也虽然我周围的亲友已无一人能月上,甚至季上一则博客的文字,我却犹如守墓人一样,每天在为自己现在的田园脑动手动;同时,又何尝不是为自己将来的墓地,做些建构和修筑。

确实,一开始就确立了我写博客的目的是自省,是自我认识,是个人的鉴照,是剖析自己,为正在做修身养性作思想,以探望将来的将要。这一系列的管脉,既没有硬化,更没有梗阻,又都在自身的肌体内,那么,殷红的血液也需要停止流动吗?

我如是地想。

我如是地行。

倘若借鉴舞台,那便当然不可以避免地要有压轴戏可言,而我又偏偏不肯就范“人生就是戏”,如何是好呢?

因为想这事儿,最近我记起:在参观哪家博物馆展示平台的古画那里,见到过那轴末卷面上压着一只极精致的镇尺。于是,希望所谓的“压轴戏”的来源,是对画卷进行“压轴”的镇尺,可见其分量的呢!

可惜当时没有拍下照片来。这事往后留意了,补拍。

这么说来,人生是一幅长卷吧!那么,2017年的笔墨律动,都志得其间。

因为讲到镇尺,我家正好有一檀香木镶骨嵌玉件,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好友陈伟和苏经建的赠礼,一直都摆放在书架层的前沿。屈指以计,当有三十四年,却一次不曾用于用途。

可惜乎?

要回答这可不可惜的问题,当以时光之快,字画卷之短,几乎不成比例,而距离卷终尚有许多年月。既然来日方长,所以啊,不用来压轴,才是那玉上所刻“大吉祥”的正义啊!


2017-12-30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