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垄上点豆(杂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辨物】纸伞

发布日期:2017-10-23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源自清·赵恬养《增订解人颐新集》的“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句逗趣事,幼时听我的父亲讲,不明就里。但凡有得听,便是好的。上了学堂,先生教标点符号的断句法,也讲这故事。同学们都乐的很时,我则因先生说“主人拿了把伞打发客人”,便一门心思想着:“伞的用处原来可以这样!”

这大概是我在别人很不经意时,第一次在内心触及了点什么不是。

后来,也还在那小小年纪,有一次,家有来客,我想表现自己的乖,刚拿门后的扫帚要着地,被我的母亲按住放下,直向客人低语:“细囝失礼!失礼!真对不住!”客人停了停手里的点心碗,笑:“欸!我厝细囝也有这样的,不要紧!不要紧的!”再一会儿告辞了去。我才晓得自己犯了“拿扫帚逐客”的大忌。

那夜,我把“一把伞”和“一把扫帚”连接到一块了,小小的心里竟然有了“办法”、“借以”、“用计”——这些不该。

亦在那之后,我从不举措类似。

礼吗?谈不上。惟不喜“心计”。

宁可有事明摆出来,有话直说。

也不知这么的,平生得罪过多少人,错误过多少事。

俗话说“祸从口出”的是。但年青青的,忘乎所以还是有的。

最厉害的一次:那天,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刚刚被请到我们兵团的团部,我一看就脱口而出:“这拿伞的样子很像董永啊!”在一旁的革命战友有董子舟、王启理、张功健。董子舟很严肃地说:“你胡说什么啊!”我猛的意识到“完了!我要成为现行反革命了!”董向二王使了眼色:“我们都不在场,走吧!”

1968年夏。

十年过后,旧同事再聚,文革已经结束,黄梅戏电影片《天仙配》重放,卖身葬父的董永再次路遇见七仙女。这时,我“以工代干”,老董成了我业务工作的师傅。

再十年,老张、师傅、老王先后辞世。为张送行,向师傅叩首,我都还在福州;唯王者去,我不在国内,默哀寄往。

于今,再断句“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伞乎?是也不是,晴朗而并不可笑的时空已然穿过我的黑发,顶着烈火青春后的白灰,不可辨识给何人何事何岁何物戴孝。

在天堂,那陵园之地下,我的父亲说:“细囝,爹的那把伞,是古田伞,桐油很厚的啊!可惜,也给汝做丢咯!去找找——伞把有刻爹的姓名呢!”我的母亲笑了,先道着:“汝莫挨伊,伊命里‘凡物都来的明去不明’,何曾一把伞呢!”再叫我:“细囝,囝囝孙孙来扫墓,依爹依妈疼汝,值啊!”


2017-10-22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