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垄上点豆(杂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辨物】牙缸

发布日期:2017-09-2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现今有那么一部分家庭金贵,用具器物说要,眼皮子都没眨眼就买了;还好端端可以使的。一声“不要了”,就进了垃圾桶。一物一用的,就更是个个讲究的。光杯子吧,全套细瓷茶具里有,全套咖啡具里有,全套酒具里也,全套奶具里有,全套饮水具里有,全套洁具里有。就连不成家的独身主义者,一个人至少也有四五六七个不同的玩意儿。哦!“独身主义者”这名词,他们觉得老土,我学着改口叫他们“单身贵族”,他们还觉得我落伍,在我真不知该怎么才能让他们名副其实的时候,他们自我介绍是“单身狗”!得!人也如同杯子似的,名堂真多!

事实上,我生怕死前落伍太多,一直在赶潮头。譬如吧,一听说有种新品飞机杯,市场热卖,我也要买,到大型超市青年人告诉我“在成人用品店有卖”,说话的神情好像看见一个怪物。回到家,想了想,上网购吧——这才晓得那是用来撸管打飞机的道具!靠!也叫杯子!

这些人啦,总说“自己的人生是茶几”——上面全是杯具。

能不悲剧吗!

两趟行旅到苏州,都去了山塘街,那里有家店铺,卖全新搪瓷牙缸,仿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让我由不得不近前着观看个亲。

没买尿壶,是我不收藏非自家的私人用具。

没买马桶,是再怎么洗刷,朝代物也污秽。

没买痰盂,是鄙视“中国人的谋略”称誉。

没买牙缸,是终究找不回当年的那种感觉,那份情怀。

太白了,出不来历史的色相。

太完好了!宁可那口沿的搪瓷缺损了,那底的边缘做几个锈洞,用锡络上疤子。

那店但给了提醒,让我记起这么三件有关系的陈年事实:

第一事实:1964年秋天之前,我们家没使过牙缸。刷牙时,拿碗橱里的粗瓷碗。喝水,服药,盛菜,装饭,端粥,全用的是碗。我的母亲把同是碗的,按大小分着缸碗、大碗、中碗、小碗;按质地区别为粗碗、嫩碗。

第二件:因为1964年我高中毕业,从武汉随身带回来一只牙缸,我的母亲才舍得花钱也买了牙缸。我们家自此使用上牙缸之后,渐渐地,牙缸多了起来,我的母亲还是把它们分别成了特大号的、中号的和有花的、全白的。除了我的那只牙缸后来很长时期里,作了一家人共用的刷牙杯,其它的牙缸最重要的功用在于盖上盖子,给在单位加班加点的我的父亲送饭,给我小姨送好吃的,其次是炖什么汤药之类。

一只有花的特大号牙缸,从1966的春节用到2004,在家伺候了我们三十八年。

一只白地红字印有毛主席语录“五七指示”的干校纪念品中号牙缸,从闽侯孔原到福州小岭,辗转邵武水北再回福州仓山,从爱国路移居城里,前前后后也跟了我二十年。

第三件,在南平大凤人民公社时期,我每次从二十里地外的龙湾大队,到公社所在地大坝大队,总会到同期下放的郑海津刘雅芳家歇脚。夫妻俩总会先递满满的一特大号牙缸温开水,我又总是一饮而尽。于是,他们叫我“水牛”。

我说惯了“牙缸”,今人有的听了好一会才:“哦,你说的是杯子吧?”


2017-09-2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