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垄上点豆(杂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辨物】尿壶

发布日期:2017-09-14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尿壶是男人小便的用器。

我最近一次看见尿壶,是在屏南一家私人的民俗收展馆里。一老式居室内的一床之下有两把。距再前的看见尿壶,约四十五六年矣!

五十年前无论城乡,这物件在一些住户的阴暗角落,尤其床脚旁边,还是常备之器具。

因为大多夜间使用,所以有叫它“夜壶”的。

这物件如今在些博物馆既有收藏,也有展出,按北方的说法标注为“虎子”。这名称的来由,闲时上网查查,当作未必根据的说说而已,无可厚非。

福州没有“虎子”、“夜壶”的土话。前一种大概由于地域,后一种肯定避于拗口。是故,只“尿壶”的说。

尿壶的量词为“把”。道理有二:一是其本身有把,二是用时得先提着把,再把壶口对准阳具。顺此,大人給幼仔提尿壶,事作“把尿”。

自我岁半二岁记事起,我们家从来只用福州话说成的“痰盆”,普通话叫做“痰盂”的作溺器。没买过没使过夜壶,实乃我的父亲有洁癖。

洁癖的第一,当然是怕阳具触及尿壶口。

说到尿壶口,我不由地记起一则真事:1965年,有个壮汉在土产品门市部挑尿壶,老半天没把中意的。

女营业员问:“你找什么样的?”

汉子答:“不够大。”

“装得下三泡尿呢,还要多大!”

“不是啦,是嘴都太小了。
“哎呀!这嘴都差不多三寸咯,还嫌小,那你也太大了吧!”此话出自半老徐娘。

那时候,旁人听的哈哈大笑,我半晌没悟出啥意思。直到被人点破了,他们不笑了,我一个人在那里前仰后合着乐。

年青。真好。

福州盛名的第一大菜号称“佛跳墙”,极尽夸张其味之香。其实初创不过是乞丐将讨来的杂食,堆在一只陶罐里煨煲而已。那陶罐可能是别人家的弃器,也可能缺了口沿,总之应不至于会是尿壶!

然而,民国时期江苏法海寺老和尚烧猪头肉,却真真用的是陶质尿壶焖的。当然,有没有尿过,另当别论。清华大学教授朱自清在记叙《扬州的夏日》一文里,只说肉的美味,绝口不提烧器,或许正因为即使全新,也恐怕人家联想到污秽,而有辱其祖籍之地吧!

以上,还都说的是尿壶的有用之处。

人亦有如尿壶者。举例:杜月笙曾经感叹过,他不过是老蒋的一把尿壶,有用时提起来,没用时放在床铺下。

人也有连尿壶都不如的。难怪福州老辈人有句土语,形容被骂的人除了奉承,别的啥都不会,曰之:“真正的尿壶嘴!”倘若连接句人家的话茬都不会,啥都笨头笨脑的,那就顺此,更成了:“做尿壶都不中使!”


2017-09-13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