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垄上点豆(杂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放飞所有要飞走的

发布日期:2017-09-02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中国式主干家庭结构的分崩离析,使千年以来的四世同堂、三代共生共荣的传统,转变成大凡只在两代而且只在下一代未婚的情况下共居,甚而至于仅一对夫妻,更有独身的,只走了二十多年,不到三十年。

传宗接代的观念实际走向没落,血缘亲情更趋财物利而避麻烦事,赡养关系愈来愈宽松趋向礼节和形式等等,都在这么短的历史时间段里疾速演化。

“经济是基础,意识形态是上层建筑” 1949 年以后中国大陆的教化理论即此。

“这是佛灭的时代”和“一切业孽皆由因缘”乃佛教的说法。

两种大义我兼有学习。感觉二者可以融会贯通,都有道理,都讲得过去,虽然都懂,却还是在行动上,从不曾心甘情愿看到树倒猢狲散。

倘若追究“计划生育”政策三十几年对人口经济与国家资源的巨大作用,我也还是无法理解决策者怎么可能始料不及传统家庭结构因此万古不复。

我心彷徨。

只是从老外拍摄的狼、狐狸、鹰,那些记录动物社会结构和家庭关系的影片,来重新让我对血缘关系最终分道扬镳的认同。那是就下一代及其后裔独立生存能力而兴的作为。

我在三十年前就着手计划放飞家庭的成员。

我希望能飞走的都去,二十四年间,从家族到我自己的家庭成员,都确实从计而施。

我必须留下,陪伴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即使考妣,我仍要守护有姓氏的“家”。

看到背景不尽相同而住进养老院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我稍有内疚:假如不是因为我的鼓动,假如这些位亲友的子女不是因为听了我的说法,那时去国的话,飞走的还总该有飞回的呀;总有接去的,不至于一去不复返的吧……

我原以为,千年的孝道会是血管里流动的回旋之力。待我发现能飞的和飞不动的,在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方面都已经分属天壤,我才意识到能飞的和不能飞的,是分列在两种不同门纲的动物:禽、兽。

事实上,不能飞的兽,被长期训化畜养以后,已经异化成牲。

思维。

思想。

我说的是思维之下的思想。

环顾:无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人类更加愿意宠爱猫犬,把它们作为另类的人——“猫星人”和“汪星人”,来教它们做人类能做的举动。

非常无知的我,还顾义着乌鸦反哺为人类孝道榜样,又不得不承认今人不崇善之现实,而痛感放肆雀占鸠巢的今人更甚。

在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什么都可能改变的世界里,放飞好吗?


2017-09-0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