垄上点豆(杂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垄上点豆(杂思)
 

认认真真地尔鱼我炸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03日    来源: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拾穗居士   点击数:    


前年,一溜烟退出各个名堂的群之后,还是有好几位亲友挂心我的日常食物,怎生营养搭配,够不够丰富,是不是新鲜,老牙还好不好使,也因此日月时分地直接把市井摆摊的那些,撩到我微信里来。

我嘛,筷子早些年就不触家禽类了,猪肉也少之又少,禽卵一日一枚,青菜少许,最怕食鱼,怕刺多。

嘿!偏偏好些送来的就是鱼类,什么桃花溪的、金水桥下的、壶口瀑布的、太和殿前消防大铜水缸里的、大西洋的,个头大的、小的,长的、短的,形状圆的、扁的,相貌凶神恶煞的,老实巴交的,色彩中国红的、百姓蓝的、帝服黄的,等等等等都有。

我不善做菜,尤其想起老子的那教训“治大国如烹小鲜”,更是把个不粘锅里的折腾到骨肉分离很无语了,然后才感同身受皇上的难为,回神到自宅来。颤颤巍巍地反“来而不往非礼”之道,把我经手的炸物碎片,盛盘,端著给人。

以下,便是按时序排起的,不得鸟的了得。很对不起自己,怎么闻,都是焦味。


2020-03-02整理






【2019-12-28  听某在某国谈力争某大品牌酒代理权的事之后】我六十岁以后,与没有什么交情的,尤其是想界入到某个行业、某个事物,之前,总会查找各种各样的资料,然后,列出我想在已知资料基础上,更想了解的问题,明确我发出问题所想获得或者核实什么,到了现场,我几乎先完全倾听对方说什么。我完全可以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让对方很自己得意。只有他觉得他很在行,之后,我就将事先准备的问题,还有刚才听他说的,以及我还更想深入的问题,一条一条提问,听他怎么说。从中获得知识,情报,挖掘更多的材料。同时,让对方感觉到我什么都不懂,后来懂得的,是他教我的。在日本公司,我在商业交往中,无论是在对国内的,还是日本的,我都不急于给出我的信息,而是尽可能求知对方的告知。这很像,老外的大企业老板,他们的大座椅背后一定是大玻璃窗,背面的光线,总是把他桌子对面来人照的更清楚。这样,对方反而看老总就不是很明亮。不懂,甚至很外行,是让对方占上风,得意。然后,从听明白到懂得,到能够有针对性地提出问题,使对方从头重新开始认识我。只要我提出的问题,他不得不考虑一下再回答,我就已经反而后来者居上。

【2020-01-03  对“在这里得到的信息量大”的回复】虽然老了,但是不放过任何可以学习的机遇,见多识广,不羞上问,博闻强记,不负天命。 

【2020-01-06  有感转帖“过去’的教授已经过去,但不会过时!”】以上是共产党未夺得政权的年代,结果呢,国民党跑去了台湾。1949年以来,因为有了共产党的领导,现在呢,更有必要维稳。这不是学术的问题,是政治的问题。共产党一定要领导一切。国庆的庆典已经成为过去。同志们啦,要向前看,深入到被窝里做好每一个梦,这有什么不好呢?增强身体的免疫力,或许,被窝中间偶尔还能顶起一点的,一定是小伙子梦做的好。我们要多宣传这样的正能量,即便早晨一塌糊涂,毕竟春来过,虽然过去了,但是还可以做梦。  

【2020-01-07  阅览转帖“一首诗,曾经让登××震怒!”】大概舒婷还在厦门的海滩边捡贝壳的年段。 我发声了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8/400.html。 不久,我被省文联主席郭风找去谈了二个小时。我是小小小小的人物,当时还是一个工人,就让上上下下屁股坐不住了。现在这样来说,不是在炫耀我的经历,而是要说明,我为什么会敬仰叶先生。我也不是要表明我什么都懂,只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全凭自学,如瞎子在满世界里磕磕碰碰,所以我接触的多,磕磕碰碰的多。有人问我“这样累不累?”我的回答是:“伤痛很多,但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不是行尸走肉。”我继续在跌跌撞撞。人生有脑,要自己想;有手,写自己的;有口舌,说自己的。当然,我不得不小心,收敛,为了拿回本属于我几十年寄存在那里的退休金的苟且。   

【2020-01-20 转帖“美籍华人克里斯托夫•金单挑金一南,要与他华山论剑(2019-12-23)”】每年10月到12月,差不多会有20天到一个月的时间,到外面游历,住下,到处跑。四月会有半个月在另处旅居。我极少提及。为什么?没必要。是什么就是什么。至于我个人,深入了,生活了,能够稍微多些去感同不同国度那些人们的长短。问题是:什么长,什么短。去年临到末,跑去中欧和北欧,深感欧盟的建立是基于人们对“国”的归属感少,不谈什么爱国,但多谈历史、文化。老年人比较喜欢熟悉,喜欢回忆,基本在老住宅区域,而年轻人,尤其年青人,则是哪里生活舒服就走人。房子租的,工作不是为了生计,而是兴趣和活力的展示。我觉得他们大多数人是生活在马斯洛五层次需求的第四层。我们比较集中在第二、三层之间。我们的国家意识仍然严重在土地。严重的缺,或者损,缺损个人与生俱来的人权和人们共同制定的国家宪法对人权的保障。缺,可能有自己本身的少,而损则绝大多数时间和空间是被别人削去,砍掉,偷走,盗窃和革了命。我看这么多的不同年龄段的国民,这个国经济越强大,世界霸主的意识就越膨胀。人类的文明对于这个国的人而言,大约相当于1900年之前。我看到的欧洲,包括木头建筑物在内及其人际关系、契约社会的继续存在,于今并运作着为证。至于搞什么单挑,什么辩论,对于我这样的人,岁数和想法都已不合。眼见为实,闭目养神,又是春天。苏联的共产主义国运,印度的古代文化遗风,也都有可看的方方面面。比较北欧中欧,我对日本东京都的文化更亲切,欣赏中欧的处世态度,北欧的安逸,觉道美国的包容和公民的自我。

【2020-01-27 庚子正月初三 看了“人性与良知是稀缺的东西”】写的事是真实存在的,已经发生过的,正在发生的,还继续将要发生的。谢谢转帖。这几天,我在思考:为什么要讲假话,为什么要隐瞒。一方面武汉市书记、市长当然有罪错。湖北省书记、省长也一定必然要被问罪问责的。但是,换别的城市,别是省,就不这样吗?就一定断路了吗?不见得。我的问题更是:谁让他们懂得这样子可以,甚至获得好处?谁让他们懂得不这样做,更会受到怎么样的处置?这让我联想到许多家庭在教养幼儿时期,都很要求,鼓励小孩子诚实,讲真话。幼儿时期的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一般的孩子开始说假话,是从三年级开始。为什么?因为最直接的就是成绩,尤其是期中考试,期末考试,特别是期终考试。成绩,排名,升学,逐渐使孩子懂得了察言观色,懂得取悦家长。那么,家长开始“分化” 成三类:第一类严苛要求达标,达不到就怎么样;第二类连哄带骗实施所谓鼓励,红白脸并用;第三类从小就培养学习自觉的好习惯,讲道理,言有信,学习不成为孩子的心理负担。三类成效差别如何,当然很明显。国家的治理,到现在仍然延续着“上‘白’下‘王’左‘木’右‘又’”一言九鼎。当然就是一国之君主,其鞭策子民并不难,甚至太容易了,而问题更多的在于层层官僚官员他们要有成绩。成绩第一是稳定,第二是上缴的钱,即所谓的经济。长此以往,他们一定有过自己本身,或者看到,“上‘白’下‘王’”会因为什么而高兴的,表现出怎么样高兴的,好的,以及喜欢的。于是他们这些“三年级”以上的少年 (他们怎么可能还是少年呢)就广而习之,他们是奴才。奴隶是很好管的。奴才嘛,鲁迅有过很精确的定义。这次武汉的病毒,武汉市书记、市长一开始真不当回事吗?我看尚不至于,一定是知道的,也讨论过的,但是,省里在开两会,怎么办?当然要保证会议胜利召开,圆满成功.结果,“砰”!“啊”!他们原先以为小米在爆米花的闷罐里,火不大,摇啊摇,不会膨化呢!  

【2020-01-31  瞥见转帖“武汉,还有一群拒绝撤离的日本人”】在任何时期任何情况下,总有个别人特立独行,去留皆情,以个人的意志,只要无影响和伤害别的,则无所谓一定要对错辨。至于接受采访其人,其所言的由不由衷,听的人大可爱理不理,都是个人观价值观的绳子而已.

【2020-02-01 浏览某群纷纷扰扰后随记】孤陋寡闻的我,正在犹豫两派观点:

1、2003年非典和这次新冠状病毒都是美国围堵中国的制造生化武器,现在派出专家来,是为了获取成果数据的。

2、这是中美联手抗击病毒的大好讯息。

看见这照片之后,我是这么傻乎乎地自己琢磨的:

钟南山院士,其德高望重于十四亿人,他的这一合影,坦露了什么?当代医学学者的必要德行,抑或美国生化武器试验的合伙人、卖国贼,还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抑或形如一些口口声声爱国主义的“爱国贼”?

别争论。

我对争论没兴趣。

尤其连什么是细菌和什么是病毒,南北都摸不清的东西。假如无愧于“×××”,我们把争论的时间,用来学习,见多识广,听取各方声音,然后周围心得。  

【2020-02-02  关于“日本一官员因为病毒人数控制不力跳楼自杀的话题”】日本的文化精神里头,有一种深入到骨头里的“耻感”。实际上,典宗数祖,还得教益于儒家文化提倡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端其中之一。骂“王八蛋”,正规当是“忘八端”的被文盲生物化了。王八是鳖,鳖生蛋。古人认定鳖龟之类是不能雌雄交配的,得与蛇交配,交配之前,鳖龟还会拉泡尿周围起界限,以使二者不受其它干扰。这当然就是不正当关系。它们产下的蛋就是杂种。如果去旅游日本,选择含有京都、奈良的线路,这两个地方相当完整地保留了大唐帝国的民风,包括古代建筑。现在的中国大陆,耻文化研究消失了。所以七十年来愈发不自我检讨,总是把错误推卸给别人,或者其它,以强调和最证明自己的正确。官员大肆腐败,奸商变本加厉,全民以财富为生活的价值取向,儒家文化推崇的道德八端,是必须有漫长时间来培养,来教化的。当培养目的、方式、方法发生错误,其结果就是现在大陆这样。儒家文化更重要的是还得通过“风”,世风,民风,风俗来推导,来推动。所以每个朝代都必须有新的社会导向。现当代就是宣传口号。而西方文化则是契约文化。契约文化的基础,是对从伊甸园带来的与生俱来的原罪,持警惕其恶的,异常对人性的恶加以制约的。所以,他们创造和规定了法律(尺度),法则(行为规范)第一要求是契约。以契约来归化社会人。这样,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和成效就明显区别了。新加坡是华人建立的,李光耀已经注意到这一差异。我昨天半夜才看了一篇关于这方面的文章。

【2020-02-02  转发的视频是各种各样的家庭表演逗乐和段子】这么多天宅在家的中国大陆人为什么会很难受 ?因为静不下来,没有阅读成篇好文章,成本好书,世界名著,科学,理论,哲学书籍的习惯和能力,意识的需求。所以,有文章标题“当一个国家安静下来的时候,这个民族就懂得思考”,这只是想象而已。

【2020-02-05  转发来抖音视频】我的一条阅历让我有个经验:大凡利用抖音把别人的观点乌七八糟堆积起来,配以各种各个时期各个场合画面的,其中的内容都不可全信,尤其缺乏科学依据的出典。把时间消耗在抖音,不是求真知灼见的我们需要的。就像倪萍的《姥姥的语录》,可以是家事杂碎,是其老人家的见识心得,但如果不同于老人家年代的读者以为就是社会,就是家国,那就不过是洗澡盆里看放屁,以为瀑布了。 

【2020-02-06 网上许多关于受美国阴谋的帖子】旧社会的寡妇很受三从四德的影响,心态,成天就是所有的人都在打她的主意:男人一定都在想摸她,吃她的豆腐,强奸她,而女人呢,即便对面站着的,走来是同样是寡妇的,那也一定不怀好意。现在那些性工作者,则很需要实干,来钱快,干久了会上瘾,没嫖客,就难受,就发痒,于是柑橘加意淫。这两种,旧的乃寡妇心态,新的婊子是婊子情怀。现在于国于民,真就常有些寡妇心态加婊子情怀,并且不这样哪怕跟些不三不四的来往,倒着贴钱的,也就不过要人家给说几句“我爱你”,连牌坊都出钱让嫖客多立的。   

【2020-02-10 转帖“从武汉撤回直接送到西伯利亚荒野森林?! 战斗民族的撤侨,简直了...”】没有任何理由指责撤侨回本国的国家,因为它们把生命,首先是国民的生命,作为第一。更不应该批评朝鲜第一个不许可中国人进入本国,因为它病不起。没有脸要求任何国家给予实质性的支援,自己平日无事不骂他们,现在他们还在实质性具体给出支援。到底谁在彰显自己的什么样的德行。德性呢?看起来,俄罗斯是残忍的,但是,从传染病的无药可治的状况下,只要配备有医护人员,有足够的食物和供暖(西伯利亚有森林),那么,此举对于保障远方无病毒的绝大部分国土和国民来说,甚至对于这些作为医学观察隔离14天的人来说,实在是明智之举。尤其是我去过俄罗斯,我知道 他们的生活、福利、医疗,大大高于我们。何况,从传染病学来分析,尤其是从俄罗斯的肺炎病毒人数来比较,这个国家是安全的。虽然,我很不喜欢,甚至讨厌普京,但我更害怕方舱。最宽宏大量的新加坡现在受病毒的人数使本国总理李显龙焦头烂额。在大难情况下,比较人数,是最有说服力的。无论哪个国家采取怎么样的措施,其本国,国民的健康、生命、人口才是第一重要的。

【2020-02-10  看了转帖“中国知识分子的轨迹”】这三二十年来,大陆知识分子分别在讲台上,以不同价格出场,愈演愈烈。真正名副其实的分子,没有群体。就是所谓的群体,本质上是利用关系的附庸从属,否则就是派别纷争。即便在重大的国是、国难的面前,偶有几个分子在飘浮,说写些不痛不痒的话。57是个引蛇出洞,66是阶级站队,六是乃最后的落幕。之后,就是我上述的。说一个真人真事:昨天晚上9点52分,我的好朋友,63岁的高工,C姓,120送到医院抢救,下颌癌二年了 5次手术了。昨天晚上声带被癌囊肿压迫,连气管都被挤压了。今天凌晨手术,手术很顺利,留下一条命,从此不能讲话了。他是工学的。在他的单位直言不讳于桥梁工程的质量。他妻子在电话里告诉我,这样也好。免得他总有一天活着以为匹夫有责。这真人真事C工不能算知识分子。但由此可见,我们应该看到有良知的人,同时也理解、谅解这些人,包括知识分子,谁不是凡人呢!   

【2020-02-13  有转帖“日本为什么不请示领导就敢地震预警?”】我在日本的见识,其中一点,深感其国民的心理有一共同,就是生怕给别人添麻烦。所以,他们的行为准则是自我管理,是社会平和。而我们这边的人,有一种天赋般的静不下来,即便是最和平的日子,也会深感“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因此要“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一定要广场舞,以“革命”为快感,以“运动”发威。再还有“各种阶级的分子”,怀揣有各自的“希望”,唯恐天下不乱,“大乱才能大治”,“乱世出英雄”,这不仅仅是两国的制度,更是有带文化感知的民族意志的特征。  

【2020-01-27  正月初三  客自语“这疫情倒什么时候才结束啊!”】我的预测:会在端午节过的半个月,也就是7月10日病毒完成隐蔽。若干年后伺机再来。   

【2020-02-22  空转帖“医院应该公立——莆田系医院不派医务人员参加武汉病毒一线战役”】历史上我们福建有一句说法 “好女不嫁莆田男,好男不娶福州女”。因为老莆田的男人,一是大男子主义普遍严重,男人说了算,女人被管的很死。二是老莆田的男人非常会精打细算,节俭到自己也舍不得吃穿。这样,嫁给莆田男人的女人就很受苦。而老福州的女人一般懒,管丈夫很厉害,丈夫一般都是妻管严,许多男人几乎要包下所有的家务,甚至给老婆倒马桶。至于莆田系的私人医院,就我所知的,他们之所以能够合法成立,是依靠莆田人深谙钻营,乘国家对公立医院改革开放,最重要的是部队医院对外开放和联合经营。莆田系建设医院,开办主营的男科、不育、牙科、皮肤、痔疮、美容,都是些治不好但不会死,治好也不是很难的。况且都可以有其说客之口实。所以二十几年来,莆田系的医疗事故并不多有报道。之所以前几年莆田系一下子成为大话题,最主要是因为部队不许可再有与外界的联合了,莆田系没了靠山。人们实际更要揭的是军队内部的贪腐。这么一说,现在我们就应该可想而知:为什么在病毒的战场上没有莆田系的了——因为他们不是肺科的,不是呼吸科的;同样,他们的护士都不是这两个科的,也没有重症病房的护士。总结我的以上:一、莆田系的产生和发展,有其合法的前提;二、批判莆田系,应该要彻底揭开其资本对部队贪腐的作用和毒害;三、病毒战役中没有莆田系的医护人员参加,其原因等同于公立的皮肤病医院、医学美容院、肛科、男女不孕不育科,不也都没有派出医护人员吗?一样的,给予正视。

【2020-02-25  “大量韩国人涌到中国来避难”】中国留学生?中国在韩务工人员?别把青看成青鸟,也别以为中国就是德国。我在想:真的来棒子啊!这婊子怎么想疯了?这大概又是跟“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成为海上地狱”一样,明明是美国嘉年华公司的船,从横滨启航的,怎么非得口口声声造成是日本不管不顾的骂名呢?当人类面临共同灾难时,几十家媒体几百次集体式样地连篇累牍地掺入故意的假名报道,只能说“其中必有统一口径”的政宣在指导。(随后补记:新民网 https://3g.china.com/mili/shehui/37495776.html 2020-02-26“韩国人没有集体逃往青岛,别再交智商税了”报道最末:“飞机上那80%的中国人从韩国回来的原因很简单:有的是公事需要,来回出差;有的是工作因疫情中断回国,毕竟多数人从事的还是与中韩经贸交流相关的工作(如翻译),而疫情已经打压了经贸往来;一部分的确可能是因为韩国的疫情激增趋势而回国躲避,但这个账不能算在韩国人头上。”)

【2020-02-26  看转帖“方方的武汉封城日记(完整篇)”】我陆续看过她的这些,内容是别人写出的集合,加上她的感受。对此有两个截然相反的评论文章,褒的 像  https://www.sohu.com/a/375633567_284433 “面对单枪匹马的方方,我们难道没有一点愧意?”这样,以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戴建业为之发文的,以及几百万人次的阅读符合无数叫好的跟帖。贬的主要集中在“进步文化网”,老底是左得不得了的“乌有之乡”,以郭松民“方方女士为什么害怕真理?”老田“方方的无脑谣言——兼评中新网记者的洗地专访”等近乎围剿之。我的印象是这样的:第一,作为日记,方方可以自己笔墨,引用别人的叙事,无论是自己之私还是公之于众,都有审实度真的必要;说她造谣,说她害怕真理,批判的依据甚是勉强。第二,作为日记,信手而为,文笔虽不是文学作品,但仅有一般初中毕业生的水平,单以这一系列的作文能力来讨论,我怎么都无法确定她曾经担任过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

【2020-02-27  看转帖“杜骏飞:不合时宜的思考(杜课939期)”】嗯,写出了他的知觉,但对国政不会有什么作用。即使发话对民众,一是戴着口罩,二是空间被管制呢!



【2020-03-08  后记】

方方3月7日的日记被404了。通过百度搜索在http://www.yingdianzi.com/zaker/14748.html   看到全文。她开始写第一篇封城日记,我逐一都看了。还是仅就文笔来说, 3月5日、7日,写出了高水平。这才是作家的高水平。比较前面她的文笔问题,会不会是与她身体状态有关;还有,也可能作家内心的压抑和痛苦还在心地底下流淌,尚未找到真正的出口;还可能没有被足够的刺激激发起来。好了,这一二天,她既可能受到 乌有之乡那一伙最强的围剿,她还尽可能压抑恼火的时候,来了要对武汉人民进行感恩教育的号召,做一下子,她的激情被烧着了,文笔便成了怒火中烧的火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