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院筛谷(披卷)
 
 

总浏览人次   1743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场院筛谷(披卷)
 

往事录 • 1980年五月份

   发布日期:2020年12月23日    来源: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拾穗居士   点击数:    


1980-05-01  星期四

上午祖坤、秋星来。下午少红和她的同学来(关于朗诵事),王性初老师来,看了1980年蒲公英的几篇来稿。经建来,吃了晚饭。白沙光明来。也说了一下学习的事。


1980-05-02  星期五

光明今天听了我讲《清贫》,《母亲的回忆》,晚饭后离去。他姐姐在福州。今白天在她处。闽侯电子原件厂工人。

晚间刻蜡版。

晚十点火根厂开卷同志来。托他带去315元款。

下午老邻居林纯来办公室买另件,问过她和永昌哥情况。

收到益国来信。


1980-05-03  星期六

收到大刚同志来稿《老常游记》。林武来稿《春雨》片段。文科来稿,诗《星星》等。

中午刻蜡版。晚间看《居里夫人》第一部。

居里夫人说,我把爱情放进匣子里了,锁了,掩埋了。

总觉得自我欣赏似地挂着自己的彩色照片不好,改挂陈伟前两年送的书笺。

我害怕孤独,寂寞,但我喜欢安静,不喜欢人杂。生命要得以永恒,不在于活着,而在于死去。

我想写,却什么也没写,正如我想爱,但却没有爱。

春天就要去了,这案上几上都还依念着春。十锦兔子花在不知名的红的,白的,黄的,带紫的,依然开着。空气是湿的,春潮在涨着,可是我却什么也没有干,什么也没有。我缺乏什么?感情?爱?也许,却可能并非如此。


1980-05-04  星期日

整天地誊写着钢板。似乎由此而得到寂寞的相反。我有时也问自己,一个星期天,别人都休息,我何以要自找苦吃,自我折磨呢;真是为了“名”“利”?不!不!不!只是我了解毕生的寂寞。

当我记这一页时,时针又指到夜间十一点,每天晚上如此,甚至十二点。也许,我比别人更有意义地生活。也许更无意义。

卢泓、陈骞上午来,说文化宫活动周报已说上旬讲《茶花女》。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位元勋铁托于今天下午三时逝世。


1980-05-05  星期一

中午没有休息,赶印了《蒲公英》80第1期的第1~12页。

晚间刻蜡版。

当我提笔写这几个字时,我已头晕了。

准十二点,夜,又是一个夜!

买到《约翰•克利斯朵夫》太好了。

(收到吕金阳来信一封)寄性初老师清样。


1980-05-06  星期二

中午刻蜡版,印刷。没有休息。

晚上又刻蜡版。方正、林武和他们的两个同学来看电视,巴基斯坦《叛逆》。

现在的时针只差八分钟又是十二点了。

母亲给一张支票120元买书橱。明日取寄培荣。

收到杨铣信一封,及诗稿《城墙下……》


1980-05-07  星期三

收到光明来信。回杨铣信。

收到林武稿《从我做起  从现在做起》。中午陈慧波处长谈诗。

晚间裴龙同志来,谈了《王乙小》。

他借人民文学第3期,《小记者》,《小桔灯》。榕钦也在坐。

今晚十点多了,中午没有休息,几乎要晕倒了。

下午接性初老师电话,说一个 “路”字刻成“落”。又说可能此星期日下午来。 

     

1980-05-08  星期四

给光明写了5页纸的信。谈关于学习。中午晚间刻蜡版。

今已将116元汇培荣买书橱款。 

此时夜已十一时十七分。我累了。


1980-05-09  星期五

接步良老师信,约明晚7:30到文化宫谈今后讲座事。

接文科来信,稿一件。

自己今天写《在他的土地上》散文。中午刻版。

晚上刻蜡纸,十时四十分休息。


1980-05-10  星期六

晚上文化宫开 “讲师座谈会”,在办公室会议室,有师大邱登辉、曾生,春生,××等四位同学。×科长(郑)参加,步良老师主持。

1、五月份中 5月18日晚我讲《茶花女》5月25日晚邱讲《柔蜜欧与幽丽叶》 

2、放在文艺馆2楼,每次约可坐200人。

收到杨铣、虞云平、李大刚来信及稿。

晚间裴龙和他的同学来,送来两稿,未能见面,听说有昌康来,也未能见面。


1980-05-11  星期日

收到久曦信及稿一件。

上午卢泓来,陈骞今天值班。

寄秋星同志信,请她来做广告事。给虞云平、裴龙信各一件。

上午设计了《茶花女》广告图。秋星晚上来取了纸。

下午少红和她同学来,辅导她朗诵张□梦《致中学生》。 

贤同下午也在。

晚上终于刻完了《蒲公英》第一期。已经夜十一点半了。

性初老师感冒,托少红送来两本《海角》。又送一诗《新月》。厦门思明文化馆编的。

端生上午来,谈外文书店前两天有香港出的《茶花女》。托他代购。


1980-05-12  星期一

中午印《蒲公英》,印完了。

收到为杰同志转来端生送来的《茶花女》此译文本很好。

晚间已经开始装订,明日中午加班后可以在明日发给大家。 

收到峻弟4.29日写的5月2日投邮的信。关于他的婚事,他另写信叫火根自己讲给他听。寄来四张与某同志合影的照片。我没有写信去,只是因为手头的事。


1980-05-13  星期二

收到坚弟来信。 

寄给邵武家中信一纸。

晚间裴龙同志来,讲他的小说《婚礼继续进行》和《党委李庆会》。

又步良老师来聊天。谈工资事。临行时谈到我个人的经历等等。送步良老师《蒲公英》一本。

从本水表兄那里借《神曲》《地狱篇》译本是朱维基译的。诗。

《蒲公英》发行。80年第一期


1980-05-14  星期三

收到陈贻亮同志寄来的明晚郑锡同谈《泪血樱花》创作组给的票。秋星同志送广告来,她拿走两张,又裴龙来拿去三张。裴龙与两位同学朋友(一是鼓楼区文化馆,一是某小学教员)来。

修改广告。

今天白天躲在仓库刻《茶花女》讲演稿。


1980-05-15  星期四

收到坚寄来20元款,代购眼镜。

晚上刻蜡版《茶花女》讲稿。

上午文化宫将广告送给步良老师。取到讲座票九张。寄元明2张,文科(祥章)2张,虞云平1张。

收到文科寄来稿件。收到端生来信。

峻弟的信还没有写,这几天忙得喘不过气。讲座后写给他。只怕他要责怪我了。也许。


1980-05-16  星期五

《茶花女》的讲稿今天已经刻印出来。明天演习讲课。注意口气的自然,连贯,通俗和有文学气质。 

收到步良老师寄来9张听讲票,分寄祖坤3,福官2,杨铣2,德清2


1980-05-17  星期六

下午开悼念刘少奇主席追悼会。


1980-05-18  星期日

晚上讲《茶花女》,成功,掌声。250人多。但有人反映文学理论讲得太过基础。所举的例子也未必都是《茶花女》中的。

连福官,苏经建,端生,秋星,林武,裴龙,李大刚,德清和他爱人,祥章,文科,贤同,杨铣,虞云平,李以萍,都到文艺厅来听讲。今见了虞云平同志。

杨铣来稿一件。下午性初老师来。


1980-05-19  星期一

收到光弟来信,叔出差。

下午找韩芝书记谈过关于我调资事。

晚间居本,福官,贤同,榕钦来。

谈了《蒲公英》及昨晚讲座事。

卢泓上午到办公室,取了80,1《蒲公英》。

收到稗田先生从日本寄来《六月的会》画册。


1980-05-20  星期二

下午科里讨论第二榜名单,前三名有我(评资)。

晚间裴龙、卢泓、元明,阿□,阿碧来。

与裴龙又谈起深惠的故事。

听裴龙说:讲座中关于“人性”和阿尔芒父亲的那段讲述有了争议。

给弟写了一信。

光明托人送一包茶叶到公司,已去信,说退回。


1980-05-21  星期三

晚间云平同志来谈了文学。

收到文科来信,其中谈到讲座后,他在途中听到的议论。

给木水一信。

本拟今日写出作品没有成功。


1980-05-22  星期四

收到叔来信,说弟的婚事待他五月底六月初回来时商量,他也不清楚到底这是怎么搞的?

收到久曦两封信,一是稿(诗),一是对此诗稿的修改。

已给文科回了信。给性初老师约本星期天下午几个人去拜访他。因邮局关门只好明天寄了。

听说评工资第二榜已有眉目,但无我在内。今已与施付经理谈过,人家都支持我。看来,非要吵一番不可。


1980-05-23  星期五

收到福官诗三首。卢泓晚间来送来小诗三首,选一首。

给久曦信一封。

收到光明来稿《我从小恨弟弟》和信一封。

收到美玉妹信一封,她已分配到邵武第二丝绸厂。

关于评资事今又找过李军军,陈松官,施少华。林炳南科长上午找了解思想。


1980-05-24  星期六

上午写了《关于申述本人具备调资条件的书面报告》,办公室各位同志都看过都支持,送党支部,评资委员会,抄送科长。下午评委会召开群众座谈会,我科孙爱荣同志和林从孝同志参加。

晚间正在看《居里夫人》,整个城的电都没有,只好到床上去了。

我总想,峻弟何时才回来,他应该回来。


1980-05-25  星期日

上午少红来。下午去性初老师处谈文学,同去的陈骞卢泓,福官,经建,祥章,方正文科。

福官经建和他女友晚间到家来。谈文学,谈讲座,谈下午到性初老师处情况。 

收到木水来信。


1980-05-26  星期一

上午读第五期《中国青年》潘晓的《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窄》一文,很有共鸣,写了一封信请中国青年杂志社转给她。

晚间昌康、耀煊、贤同来。

去信裴龙。              

收文化宫郑同志来信,明晚文化宫开会。

收云平同志稿《快来吧,心上的人》。


1980-05-27  星期二

我终于动笔开始写女人了,我这将近两年来一直这么想着去写,现在终于能动笔了,我今天下午写了第一页稿子,但丁《神曲》地狱篇在引导着我,我写的小说《寄往人间的忏悔!》将给人们看一个“忏悔!” 是一个忏悔!一个女人的言不由衷!我终于开始写了。写女人!写这样的女人!色显的魂! 

晚上到文化宫开讲师座谈会:因为茶花女的成功,市总工会迫使文化宫“四定”

①定每逢星期三在文化宫举办文学讲座。

②定每次讲座在“曲艺厅”。

③定人员。 

④定讲座内容。

与会者,步良老师,邱登辉等师大4位同学,我。

我报给讲座题是:①《王昭君》第一幕  ②《唐诗三百首》 ③《宋词一百首》

会后遇到郑基铨科长谈了一下,很客气。 

明晚邱登辉《柔蜜欧与幽丽叶》,步良老师邀我一定参加。

收到光明、光辉来信。两件共一封。 

                                                         

1980-05-28  星期三

①《寄往人间的忏悔》改为电影剧本。已写出几节。听讲座回来写到夜十二点。

②晚间听师大邱登辉同志讲《柔蜜欧与幽丽叶》。头痛。什么印象也没有,只觉得他收集了不少材料。

③听讲座与贤同一起去,裴龙转来他对潘晓信的看法。

④收到久曦来信。

⑤文化宫定我6月18日《王昭君》 25日《唐诗三百首》   


1980-05-29  星期四

①白天上班外都在继续写《寄往人间的忏悔》

②晚间刻蜡版。

③将我6月的讲座内容提要介绍写了寄给文化宫。

④写一信给李大刚。   

                        

1980-05-30  星期五

①给久曦,木水,光明,叔,美玉妹,光弟写了信。

②今天没有动笔写一个字(电影剧本)。

③晚间裴龙和徐卫民同志来,从文学谈到人生,潘晓的信等。直到夜12点他们才走。

④收到稗田一穗先生书《松尾芭蕉》。

⑤收到李其顺同志一信。


1980-05-31  星期六

①下午科里讨论从我、李春炎、黄灼官中选一人评资。本科选我。

②“电影剧本”没有接下去写,没时间。

③复李其顺信。

④将6月讲座事安排通知各文友。

⑤晚上林明铨、卓光来。与卓光谈光明,谈杨铣。云平两稿,杨铣两稿托他代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