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院筛谷(披卷)
 
 

总浏览人次   1743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场院筛谷(披卷)
 

往事录 • 1980年四月份

   发布日期:2020年12月12日    来源: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拾穗居士   点击数:    



1980-04-01  星期二

下午工会看电影《405谋杀案》。

傍晚贤同来谈《白衣少女》,告知《蒲公英》恢复了。


1980-04-02  星期三

晚间看老舍的《茶馆》,好极了!剧本好,导演好,演员好。居本来,也看此电视。

今收到赵建群第二封信。


1980-04-03  星期四

中午与公司一些同志一起去黄灼官家(黄山),他父亲死了,今日出殡,吃过中饭则回公司。

晚间方正、林武和他们的四位同学来,看《圣彼得的伞》。


1980-04-04  星期五

收到少辉来信。

下午接少红电话,说她想听我讲课,我认为晚间讲课,她是女孩子学校偏僻,不安全,请她不要来。

公司里已私下开始议论评工资的事。


1980-04-05星期六  农历庚申年二月十九  清明节

收到光弟的来信。说他肛门出血,他自己以为是痔疮。问我应该用什么药物治疗,明天回信给他。

这两天一直想写一篇小说,“坟”?“清明时节”?“爱情,或许有过”?想用深惠与我的共同遭遇作模特,没有想出个大概。心里孤寂得很。

案头插着迎春花和桃花。

这清明时节里,我想念在天堂上的外婆,郑家陈淑英伯母,黄时基老师……许多死去的人,我也悼念那心底已经逝去的那些情感!   

             

1980-04-06星期日

今接到峻弟来信,他以微笑读了我的去信。

上午培荣出差来福州。中饭与忠松同志一起在此吃,后领他们往临江旅社。

晚间看电视《小花》。

今日开始刻蜡版,《蒲公英》似乎应继续办下去。只是时间太少。


1980-04-07  星期一

今天给邵武叔和光弟写了一信。明日投寄。

晚间贤同、卢泓、陈骞来坐。为卢泓改《也许……》这首诗。他们十点去后,我继续刻蜡版,《蒲公英》近日内应油印出1979第7期。


1980-04-08  星期二

公司里都在议论评工资的事,气氛开始加强了。我几乎是守株待兔。

晚间家里人看《三凤求凰》,我又无法刻蜡版。

到临江招待所看过培荣,他已不住那里了。


1980-04-09  星期三

晚间收听62年沈阳话剧团演出录音《茶花女》。


1980-04-10  星期四

收到美静、木水来信各一封。

师大艺术系林敏同志来。


1980-04-11  星期五

晚间刻《蒲公英》。我想今年的稿源很成问题,也想鞭策自己多努力上进,所以登了征稿启事。

如今的人常常因为钱为你争夺,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我真厌恶他们!

吃、喝成了他们的交易所在,而酒后的烈焰,说人坏话的自由会谈则是友谊(普希金句)。


1980-04-12  星期六

晚间国金和他(爱人)朋友一起来,谈了些家常事。他问起木水近况。又姚向雄来。看了电视,坐了许久。

祥勇来。


1980-04-13  星期日

上午明铨来,谈了近况。

下午收听《茶花女》录音,又一边刻蜡版。

晚间经建、福官来,谈近况,又谈了《北京人》,《茶馆》。

2-1.33 欠贤同=0.67元


1980-04-14  星期一

下午公司调资工作动员。76人可调31名。

晚间贤同、榕钦来。贤同《朋友,你在想什么》诗一首,较好。

调整房间的布局。


1980-04-15 星期二

晚间电视《武松》没有看,埋头刻蜡版。

晚间明铨和将乐李其顺同志来。他们看电视《武松》。

下午下班后到过文化宫,没有见到步良同志,曲艺厅还在修。


1980-04-16  星期三

晚间看《北京人》,卢泓榕钦来。

收到方正、培荣、姐姐的信各一封。

下午火根来电话,问起买电视的事。

买《诗经选译》一本。


1980-04-17  星期四

收到素不相识的但要求学文学的闽侯白沙新村100号黄光明同志信。

今天将提货单退回培荣,请他盖章后寄来代提包裹箱。晚间看罗马尼亚《光阴》语言人物都好。

下午下班后印了蒲公英。

买《昭君与王昭君墓》一本。

看电视后又刻了半页蜡纸,时已十一时半。


1980-04-18  星期五

晚间元明和他邻居萍一起来。坐了会儿,听了音乐。

我问元明是否他祖母坟上看过扫过墓,他说去了。

他们走后,继续刻蜡版。79年第7期终于刻完了。明天印,后天装订完工。准备80年第1期。

给方正、黄光明各一封信。


1980-04-19  星期六

清早到公司印完了《蒲公英》。

晚间订了几份,正遇到祥章,文科,还有林敏来。

与祥章、文科讲了稿件中的问题,修改的意见。

收到经建、福官诗各一收(信中寄来)。

培荣寄运单下来了,星期一提。


1980-04-20  星期日

1979年《蒲公英》第七期已装订,寄发给:榕钦、秋星、祖坤、祥章、文科、林武、方正、德清、经建、福官、居本、杨铣、方策、少辉、峻弟、美玉、林清炎、裴龙、李大刚、贤同、卢泓、陈骞、建富、久曦、以萍、深惠、木水、益国。

卢泓、陈骞上午来,谈了1980稿件的事。

为1980年筹稿。


1980-04-21  星期一

收到光明和他弟弟光辉的信各一封及光辉的文稿一件《游于山登白塔》。

光明附来三张照片。

晚间张步良同志来,谈了关于他儿子调动到□的事,又谈《茶花女》大概五月初讲。

贤同、榕钦晚间来,谈了文稿的事。

给性初老师一信并6、7《蒲公英》。   

                       

1980-04-22  星期二

收到祥章的信附来稿。诗《好啊,早晨的风帆》等几首。

开始刻1980年第一期《蒲公英》。 

下午又听说加工资名额分到科室,这对我不利。其实这又是官长们的一个阴谋。

给光明、光辉回了信,将光辉的稿退回。

给培荣信,告知货已提回。


1980-04-23  星期三

晚间回来,火根来,谈弟找对象一事。

电视《李四光》。

收性初老师回信一封。

晚间重刻小个的诗。


1980-04-24  星期四

给弟写了一信。航空寄出。

晚间方正、林武来,谈了《蒲公英》和性初老师的通信。

下午少红电话约找一篇诗歌,准备五月份朗诵。

评工资看来已无希望。


1980-04-25  星期五

晚间刻蜡版。

收到光明、木水、其顺的信。 

光明、木水都投了稿。

买到《红与黑》。


1980-04-26  星期六

给光明同志写了第三封信。明天寄,寄送他一本《诗词格律浅说》和《佩文诗韵》。明天寄,今天忘了。

收到裴龙同志来信及稿《王乙小》。给他写了回信,也是明天投邮。

评工资已经提名,本科工人中我大概排在第六位,而只有四个名额。

晚间刻蜡版,火根今上午离榕返邵。


1980-04-27星期日

上午到性初老师那里谈了关于《蒲公英》。

晚间裴龙同志来,谈了他的《王乙小》。

下午少红和她的一个同学来,学习朗诵“无题”(□自律体一群)。

祥章来,他堂兄今日结婚。


1980-04-28  星期一

收培荣信,说他不来福州。买到书橱2只。

每只58元。

晚间刻蜡版。

今天上班大家都议论评工资事,看来我很危险。但要努力争取。


1980-04-29  星期二

收到方正的信及童话一篇。

收到光明来信,说他“五一”节来访。

晚间贤同来,谈了性初老师会见情况。又看了小个的诗篇。

中午休息也刻蜡版。晚间也刻。


1980-04-30  星期三

晚间刻蜡版。

贤同、榕钦晚上看电视《人证》。

贤同带来他的诗稿《水仙叹》,退回。

明天放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