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院筛谷(披卷)
 
 

总浏览人次   1743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场院筛谷(披卷)
 

往事录 • 1980年三月份

   发布日期:2020年12月11日    来源: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拾穗居士   点击数:    



1980-03-01星期六  农历庚申年正月十五

上午九时半陈骞、卢泓、骞的一位表兄一起去文化宫看美国影片《蝴蝶梦》,情节动人,而镜头每每是一幅很美的画。很值得看的。

下午,接火根所托邵武县公安局迟斌同志电话,说火根修表事到宫巷省公安厅招待所109房找小迟,把火根初三因随后骑车撞了人,把人撞伤且撞破此人台湾梅花錶面。对方要求赔偿,但此錶福州无法修。找安平巷文正弟处,无法。又将小迟新买280元梅花表鉴定,是台湾造,小迟懂。邀小迟今晚来家。恰是元宵节,谈许多火根之事。夜十二时方才入睡。看电影《大西洋底来的人》第10集。又小迟带火根来信一封

收有高建富信一封

给文化宫图书馆张步良老师一封信,又电影后遇陈子亮同志,他说剧本培训问题已与领导谈,但未决定。


1980-03-02  星期日

迟斌上午回省公安招待所。托他带给剑锋《小朋友》(79、80第1、2期)上海糖一包。又年历片一些。

上午看电影《红旗谱》。下午看英文电影片《简•爱》(上半部)。榕钦来。

晚间陈居本和连福官来,话谈到我讲课的过程,收获得。又听《尧日》录音。又陈昌熙和胡国瑞来,昌熙明日去南平实习。


1980-03-03  星期一

祖球下午来家,留一纸条,说他已到福州。后他遇到贤祥到贤同家。约明早到公司找我。                        

晚上吴锦中如约前来,他也听我与王的谈话。又想借《电影美学》,未借给。生活,人情,我想不借为好吧!


1980-03-04  星期二

今天开始计划调度工作。

早上祖球到办公室,他托买电表。下午下班后到台江旅社211房看望他。

 晚上电视《歌曲之友》。


1980-03-05  星期三

晚间文化宫张步良老师在陈骞陪同下来家,座谈讲座事。讲了文化宫对此的反映意见。领导让他来商量讲《茶花女》。安排在本月内。陈骞、卢泓都推荐在3.8妇女节讲《王昭君》。他答应回去安排。

讲座美工广告,可推荐翁秋星同志。

卢泓写了一首诗《良心》。修改后请他回去斟酌。


1980-03-06  星期四

今天上午托3.8妇女节的福跑去看了日本《人证》电影,极好。

中午收到稗田一穗先生2.29航空信(第二封)。

晚间录了《亚当的无题》,配德沃夏克E大调第九交响乐。

又将阅读欣赏欧云鹏同志手稿的《王昭君》第一幕记录整理出来。

从办公室、工会打了介绍信,证明本人身份以参加文化宫讲座的事。


1980-03-07  星期五

整天忙着业务工作,很累。这几天刚接过工作,没头绪,只好顶着干了。

晚上看日本故事片《我的老师》(电视)。蚕、丝,“现实”,“理想”,“父母”(汉字)等,很有意思。

因为看电视,不得不打破了计划写《王昭君》的讲稿。明天再说吧!

买《中国古代韻书》一本。


1980-03-08  星期六

晚间业余大学李大刚、林天鹤等四位同志来座谈讲座的事(三男一女)。又林总路和一位他的同事(女同志)也来。贤同,榕钦中途来。

业大同学走后请他们听《亚当的无题》录音,他们认为修改后的比以前好。


1980-03-09  星期日

上午到文化宫,骞同去。与步良老师商定月底讲《茶花女》,四月五日讲《天安门诗抄》。将我的介绍信交去。他转来福州港务局台江作业区裴龙、林清炎同志对新珠的信。又李大刚同志的信。二轻局、建筑材料公司等都要求发给讲座的票。

晚上卢泓来,《良心》诗略有修改。

今天已完成《王昭君》讲座备课。根据欧云鹏同志《阅读与欣赏》改写补充。


198-03-10  星期一

晚上搜集关于讲座《茶花女》的资料。十九世纪欧洲文学的概况了解。


1980-03-11  星期二

又没时间看《茶花女》。

晚间贤同来坐片时。以后元明、依平、阿碧三人从城守前来。到九点多回去。


1980-03-12  星期三

买一本《莎士比亚评论汇编》。

以为可以收到峻弟来信,总没有。

晚间看几页《茶花女》。


1980-03-13  星期四

上班时沿途轻轻地背诵回忆《茶花女》。已看到“五”。

晚间玉英送来《曼侬•雷斯戈》。

今日已去信向她索取此书,正好她来了。又去信给翁秋星同志约她为讲座搞广告画。

 晚间榕钦、卢泓和陈果及另一位业大同学来。

大家一起看日本片《生死恋》。


1980-03-14  星期五

买《戏剧与电影的剧作理论与技巧》。《神曲》。

继续读《茶花女》并作笔记。

晚间翁秋星同志来,她说她忙,没有空来作广告画。

仍然没有收到峻弟的信,也不见火根来。他说12日来福州开会的。


1980-03-15  星期六

傍晚收到3月13日夜裴龙和林清炎同志的来信。

晚间将新买的书包好皮。


1980-03-16  星期日

火根上午来。我正在读《茶花女》和作笔记。

晚间贤同、榕钦来。


1980-03-17  星期一

晚上向雄和榕平来。

《茶花女》在夜半12点多已经全部看完。

收到翁秋星同志寄来《茶花女》的广告稿。


1980-03-18  星期二

晚六时托向雄买到《人证》的电影票,与火根同往文化宫看,后归来又看电视《马路天使》。 

原本今日要写的《茶花女》笔记又告吹了。

没有收到峻弟的信。甚念之。


1980-03-19  星期三

火根今早到泉州去了。他将到南安官桥去看望在部队的少辉,托带去两袋塑料袋糕点。

晚间写《亚历山大•小仲马笔下的<茶花女>》。已完成上半部分(“小仲马”的“自叙”。)


1980-03 20  星期四

今收到峻弟长达四页纸的信,很高兴。 

今晚录了《生活颤音》中的音乐,将为《四五诗歌》讲座准备工作。

写到夜半十二点二十二分,终于完成了《小仲马笔下的《茶花女》》讲稿。

 夜,静静的,江上拖船在响着。


1980-03-21  星期五

火根下午从泉州归来。他昨天到少辉所在部队。

拟今天给峻弟回信没有时间,明天一定要完成。


1980-03-22  星期六

晚上方正、文科、祥章来。谈了些近况。又听看十五首歌曲的电视。

火根因无车票没有走成。

从刘志文同志处借27张香港《文汇报》。


1980-03-23  星期日

火根上午离榕返邵。留下200元钱拟买电视。

下午到文化宫找步良同志,未见到,他外出工作了,留下纸条,说明去意:何日安排讲座,请他电话通知。

接建斌从松溪钨矿来信。


1980-03-24  星期一

我一下午给峻弟和益国、君珍姐写了三封信。

晚间母亲向我要回火根的钱,系手表之款,我希望她能缓一缓,并说明这是火根买电视的款,她却坚持要。我答应还她利息,她虽不答,却很不快,我则一气之下即将火根的200元中还她160元,又还她君珍姐錶一块,我的200元錶押给她200元。又还给父亲50元水仙表一块,我不想欠款。

人生这样无情,去吧!这个世界!去吧!人们!我气得发抖,却一反往常,一点脾气也没有,说话也很平和。

我只觉得很对不起火根,怎么说这件事呢?电视怎么买?

我几乎想把自己的三用机卖去,或电视卖去。

生活太残酷,我想到峻弟,他并不知道这些。我什么也不想讲。

看不进书,什么也不想看。


1980-03-25  星期二

上午到文化宫找张步良同志,他告知:曲艺厅今日才开始动工,大约二十天后方可开放使用。《茶花女》订下个月讲,而《天安门诗抄》不讲了。

 给建富、木水、美玉、吕金阳分别写了信。

晚间搞些音乐录音。

火根同事送来火根买电视300元款。


1980-03-26  星期三

今给赵建群、建斌写了两封信。


1980-03-27  星期四

晚七时至十时十分方正、林武来谈文学,谈写作,谈近况。


1980-03-28  星期五

经建上午到公司,买了两公斤棉质蜡绳做沙发用。


1980-03-29  星期六

下午接火根从邵武挂来电话,我已告知300元款已收到。电视尽快买好。美静也在电话中说话,问錶是不是卖去。我的意见不卖为好。她又告诉说因为美玉招工的事,家里人都不高兴。燕萍也在边上。火根让她在电话里叫大舅舅,她不叫。

没有收到人们的来信。

人的心如果寂寞了,便想去找个刺激,爱是刺激,而后的痛苦也是刺激,没有永恒的爱,那么也就没有永恒的痛苦,但愿这都不是事实,也都是事实。我究竟为谁所爱,我自己爱谁:啊!生活!


1980-03-30  星期日

上午卢泓、陈骞、贤同来,看电视《神圣的使命》。晚间林武和他的一位同学来,看电视,日本片《白衣少女》。

与林武谈起,想到四月十日前将《蒲公英》恢复起来。请他向方正约稿。

收到建富南京来信,他祝贺讲座成功。

买《阅读与欣赏》(现代文学部分)第一册。


1980-03-31  星期一

今给峻弟写一信。又给祥勇寄一信。晚间电视《槐荫记》原来是63年拍的宽银幕电影,当时水平甚高。中午林武请看日本《军阀》(《三剑客》今晚)因都看过,中途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