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院筛谷(披卷)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场院筛谷(披卷)
 

他们的中国信息并不比我们多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15日    来源: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拾穗居士   点击数:    










特别感谢你推荐的《学人》刊载的此实录。

午前我用了48分钟看完了三位学者的发言。

这样的文字要我这样的人都看懂,好难。

午后接下去看它的回答部分。

然后再第二遍看全篇。

我的浏览速度一向都匆匆忙忙,但不会遗漏,对于文章的内容的把握也都能准确。然而,今天阅读这篇实录的文字,我很谨慎,生怕自己记不住,没理解,或者误以为懂了。所以,关闭了手机,特别全神贯注。

以下是我的感受:

第一,我佩服组织者选择这样三位顶级学者,流行病学的,历史学的,卫生政策组织机构功能研究的,并且给与了前后的安排。倘若,会议组织者并不曾有过这样的安排,那么,三位能够达到如此的后续,组合成如此完整的有体系的发言,真是让我佩服到顶礼膜拜。

第二,他们就之前武汉蔓延及中国的发生,进行探测,然后进行不同国家之后处理大流行方式,给出理由的依据和比照。他们针对的是事件、时间、作为、有效和无效,从而为以后可能发生和并不会发生的流行性传染病之对策进行对话。

第三,他们有数据,根据数据作了图示,很清楚让所有的人看到势态。虽然不同学科的人,不同层次的人,不同已有知识面的人,所看出来的直面文句并不尽相同,但肯定的就是:它是事实。他们对初期数据给予了怀疑,继而说明了,不真实的数据的坏处。   

第四,对于预防、治疗的举措,隔离的,区域的,政府的正确,有效,无益,甚至有害等等,他们真的是顶级的学者,没有“应该”、“不可以”、“我认为”、“必须”、“只能”。他们只是把事实说出来,听众自己去下结论,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应对。历史告诉了大家,人类、国家、政府,并不是一开始就懂得怎么样处理的,即使美国。

他们也谈到并指出,对于传染病的最初,每个国家都要甩锅(这显然是中文翻译的俗语。我猜想原语气会是“每个国家都在撇清自己的不是”),而且四十年后历史会来讨论。(你如果还能记得,我曾经在给你的微信里谈到“源”的时候,我说过“一定不会承认”,“从此埋在心里”,“永远不会知道”。我的日志有更明确的“至于‘源’,埋在心里。心,其实有一部分是用来葬生的,甚至埋活的。”(见“不嗑瓜子时跟自个儿脑袋瓜唠嗑” 2020-03-04   http://cqns1946.com/contents/4/11741.html  )    

为此  我很得意自己不是专门家,但是我自己思考了,而且仅这一点有同样的判断。

第五,第一个提问的,关于措施中的人权。我觉得回答的真的是顶级学者的,符合于社会的  而非政治的。学者说,“我们应该同时考虑到各种群体的人权,包括感染人群,现在受影响的人群,以及潜在受到威胁的人群”。然后,他指出“现在不同人群的人权出现了互相冲突”。    这让我再次来回忆,作家方方的封城日记,之所以在受众中之能够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其实是这一冲突的碰撞。方方自己是不是有此意识而进行呢,我不知道,但受众绝大部分不可能有此意识。我是看了这篇实录,看到这条回答之后,才恍然大悟的。  

以上是我比较清晰的感受。还有,譬如医疗改革、初级医疗机构,这些,我也有心得,我还要思考。

谢谢。与你四十年的交情,这篇文章让我发觉你的高度。 


2020-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