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院筛谷(披卷)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场院筛谷(披卷)
 

人最正确思想在什么时候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06日    来源: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拾穗居士   点击数:    






一口气一字不漏地读完袁伟时先生《我真正彻底地醒晤是花甲之年后》。

初见“袁伟时”,大约就是他这篇文中提到的,发表在《近代中国人物》第一辑的《论胡适20年代的世界观》,1983年。

那时我有书都翻,尤以文史哲新出的好鲜,虽然多半半懂不懂,但附庸求知。

又之所以今次因此提醒,立即记得,并非之前站在书店,翻过他的大部头《晚清大变局》,而是现在再一次记起,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老把袁伟时记成指导中国女排首取世锦赛“三连冠”的教头袁伟民。

真正纠错转正,是读到《圆明园:苦难来自封闭与落后》那篇。历史上那一大事的来龙去脉,其中人物的之所以,翔实到令我惊诧:“原来是这样!”让我发问“还有‘哪些’也是‘这样’”呢?!那是2010年,也就是袁先生话说《我真正彻底地醒晤是花甲之年后》的年份。

《我真正彻底地醒晤是花甲之年后》,实际上是为祝贺袁先生八十华诞,《南都周刊》将十年前的访谈录,加了导语的再现。

这里,我继续把话说回“当年”。

2010年,还有个也姓袁的,袁腾飞。这年4月,他继2008年登台央视“百家讲坛”,讲过“两宋风云”,再次受邀讲“塞北三朝之辽”。 2010-05-09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4/833.html   我的日志“【冷眼当前诸热事】讨袁”里,记述了我对此人认识的过程。结尾对他往后之事,有预测,是暗示。那以后,我行文无关他了,便无知其怎样。

今写到他,顺便查了,https://iask.sina.com.cn/b/1GYARNKacQ9T.html  2019-03-31 21:28:42  有人写了的。

以上三袁皆与史沾了墨汁的,飞过沫的,不同在于:

一个被写入中国精神的爱国主义体育史里。

另一个自以为一不“二”教历史课的,被历史作了“历史”。

再一位,也就是袁伟时先生,他研究历史的原由和发表出事件进程的真相,前后的过程。按他的文章说,始于1956年的“困惑”,中间在文革后的八十年代渐渐地“觉醒”,现在能“真正彻底地醒晤是花甲之年后”。

我算了一下,其间他最少也有三十五年的历时,受过多次史学研究论著被搁置、被拒绝、若干年后才面世读者的历事。

我以为,袁先生是在对历史真相学问研究之时,有了自己七十岁时,认定的正确的思想,包括思想的依据、逻辑和结论。这一方面,他记述的很清楚。

袁先生只提到自己著述的发表,屡被波折的过程,避开了对这些现象发生和出现的历史背景和人为作用。其实类似的,甚过他而无不及的,我感觉到的,当以“难以计数”说。

他当然可以说他讲述的是历史研究方面的,不是个人的。

他也可以解释成自己研究的是晚清史,而不关此后。

那么,袁先生的正确思想显然咎由自取在晚清,在国史。

作为学者,能如此陈述自己思想进步求真求实,答疑解惑于自己的人生于专业,袁先生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有太多文史哲社经法的学者,怕这样做,就像袁先生说《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这篇文章出来以后,我倒没有受什么影响。我已经离休了。”

我能感觉倒其内含的潜台词。

恰恰因了这句真实,我才完完全全、真真实实同情袁先生说 “后面之所以能够不断有新观点出来,那是跟治学的方法有很大的关系”的非真实。







我在一口气,一字不漏地阅读袁伟时先生《我真正彻底地醒晤是花甲之年后》的过程中,有这样几个闪念:

一、毛泽东主席写于1963年的《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对于当代的我们来说,除了“三项实践”,有没有要补充,或发展的,例如,习近平主席提出的科学观?

二、对于多少人来说,对于哪些人来说,人生的进程总是在个人获得新的正确思想时,不断地摒弃之前错误的或者有失偏颇的思想?

是不是世上任何人,在经历漫长的人生过程中,都是越到后来越否定前面,或者越丰富前面?倘若这是事实,那么,许多伟大的科学家,自然学科的、物理学科的、哲学的等等,都有对“神”的信仰,并以此来注解人类未知的万物,这些人的思想,在无神论者来论断,是正确的吗?为什么?

三、对于任何非精神疾病,或被物理伤害致死的人来说,尤其是终于年寿的来说,其最终的话语,遗愿,思想,是不是可以认定为:是其对在世几十年认知的舍弃,思想的否定,究其毕生所得出的最正确的思想?


2020-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