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清溪捕鱼(散笔)
 

半个月里杂事之一 接受咨询

   发布日期:2019年12月28日    来源: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拾穗居士   点击数:    





12月9号从戴高乐飞到白云,一起一落两机场,头尾十二天的“欧洲游”结束,在广州搁了自己两白天两黑夜, 11号回到福州,今天27号了,在先不觉和今惊觉中,这宅家的天数,竟然超过半个月。

这半个月里,确确实实我还是有做了几件事的。要不,也不至于不知多少种类的文件纸张散乱在书桌上;算起来总共三十七八个孔的电源插座,全都插着黑色的和白色的长长短短的线,连接到各种各样的器件:笔记本电脑、外置显示器、4个移动硬盘、手机、2盏台灯、1部光纤固定电话、1部电视机、1对功放音响、一架按摩椅、一只上臂式血压计、……我看着都累,更别说这些是去欧洲之前,家里无人打理时,它们原本就存在,只是不是现今这么纠缠不清着的。

当晚,很刻意地清理罢卧具之后,又大致粗略地把不大的有点拥堵的空间给扫把了一通,自我得益即在于能躺得下身,行得动步,次日以及之后便开始并非如下顺序的,而是时常交叉进行的杂事。


杂事之一:接受咨询。

网上。微信。下午。夜间。中午。同一人。同一事,进展中。

某,其有位至亲表现异常,疑是精神问题。

咨询我,是因为我退休前有此方面专业的前科。

按向来我在此类行为中的自我程序,作了一番先说:

一,你因为我的专业来找我,我不收费,也不收礼,只希望日后能将结果反馈给我。

二,我恪守以此为业者的必要守则,保证来者的隐私,即使我在过程中笔记用于公然,也

绝对模糊,或以唯我一己识知的其它代码。

三,心理咨询师受求助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是“在人类灵魂污浊的阴沟爬行,寻找遗物”,然而不少,甚至相当大部分得到救助者,于本身好转及至恢复健康之后,反而担忧自己的丑、恶、卑、鄙等等,已为咨询师所知晓,因此产生但愿咨询师消逝,才不至于传说的变态。尽管只要顾及到这非人之常情的人之常情,我就可以推脱,但是,修行人,以个人专业的所能够,度他于好处,正是为世象之浮屠作实为的啊!

听我如此的说,对方:“这样,我就放心了。”接下来,进入正题:那人的表现、状态、起源。

于是,我有条不紊地、认真地、负责地、详细地,把非专业人,如何通过直观其对象的三大表象,判断和区别“精神分裂”症状和“常见的心因性心理”的要点,进行了讲述。

对方答应“明白”。

对方将我所言,转达给远方的家人,让他们观察那人的表现并进行对照,第二天,实话告知给了我。

据所述,我做出“尚属‘常见的心因性心理’”的判断,并建议给予及时的思想交谈,问题疏通,家属按人本注意和关怀,以及处理的方式和方法。提请注意的是:口服医药治理精神病患者,势必造成的副作用;因此,与适实、适量按医嘱服用药物,则成必须。

对方答应“明白”。

隔天,对方告知那人现在的情况。

我感觉那人的心因开始,此时继续发展,出现幻觉,以至情绪激动,又错落在自言自语、茫然、无助,给家人直觉反复多变,这样的症状,已然是较迅速地趋向精神分裂的临界,或者就是轻度的精神分裂。建议:家属带患者去专业精神病医科,找专家门诊,取得明确诊断。

隔几日,传来两家分别在两地医院就医的结论.。其中一家认为是“精神障碍”,另一家确诊是“F20.901 精神分裂症”。

依此,我认为我判断的“临界轻度精神分裂”是准确的。

被提问:“要不要服药?”和“医生说‘药不能停,要服一辈子’,是真的吗?”

回答:“我不是医生,何况我没有见过面。我只能这样说:医生开的一定是镇定类药物。根据现在的表现,情况已经发展到必须服药的时段。”“先按处方,服药一个月,看症状是否好转,好转的速度和程度,再考虑口服三个月。然后再根据那时候的状态,就医。”“连续服药三个月是肯定的了,甚至一年。”

一个星期后,获悉“现在好些了,能够睡得着觉了。”“但是,为什么医生还在加大药量呢?”

回答:“这就要看医生是怎么样诊断患者的。”“我不是医生,我没有见过患者。”

再后一天,对方来话的语气明显坚定:“现在,我决定要去打官司了。”“根据您的经验,您觉得打官司怎么样?”“要不,一辈子人就废了!”

我的回答要点:“走法律途径,首先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证据必须包括:事发当时的自证、旁人证、物证;并且,必须要有司法鉴定书。司法鉴定书有明确的对其精神病的病因与状态,作出的结论,而结论是‘有因果关系’”。

我还说:“在事实证据的方面,现在只有派出所的《调解书》,而书面已明确双方达成的‘不再’怎么样,而没有之所以导致现状的任何文字。”

“除非现在有确实证据予以补充,足以指控对方的暴力行为。”

“在司法鉴定方面,必须要在法庭指定的机构单位进行,结论必须要能说明确定‘是什么’,包括精神病的级别,原因,因果关系。而现在的事实是,即便有一家医院诊断是‘F 20.901 精神分裂症’,但这一级别的病因,医学界没有定论,可能是遗传的,可能是心因的,可能是青年期的,可能是外因造成心理压力的,等等。”

“所以,与其以不可能确定胜算,去起诉对方,尤其如果对方的律师指说第一原因,那么,真正的原因,整个事件的源头,也就是真正的肇事者,还会是对方吗?”

“以当天向派出所报案和派出所出具的《调解书》,更有现在患者被伤害的现状,如果一定要获得经济的赔偿,我更建议继续向派出所报案,以刑事犯罪嫌疑报案。对方有可能迫于事实,迫于刑事犯罪的刑法判定有罪的后果,愿意以钱了事。”

这时,我听到:“没有证据,那是不是就不能打官司了?!”

我:“很快就要放假了,你回到家以后,看情况处理。好吧!”“祝顺心!”

“谢谢。”

我再也没有吭声。


2019-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