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这哀伤哪堪言及感同身受

发布日期:2019-10-23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九弟、阿琴:

所言甚是。

讲我平生见过的三位往事,按时间顺序写来:

韶贞姐是我上世纪六十年代中页工作的前辈。

1965年,盛夏,某周二下午单位政治学习时间。忽有外人来报:“林韶贞!你儿子在海关埕游水,被水冲走了!不见了!”

我随单位所雇之小舟,加入了当日和次日的打捞。

浮尸是在闽江入海口的闽安镇,一个名曰“金刚腿”的巨大岩石下,水流漩涡处找到的。

待遗体运达海关埕,早已等待在那里的韶贞姐,只听人说“找到了”,就当即不省人事……

后有知情者说:韶贞姐醒来后,从此沉默,粒米未进,卧床不起竟长达三个多月。

虽然她夫妇还有一男一女,但这去的东东十二岁了。

大约是在1989年,我已经离开原单位四年之后,再路遇见伊。伊才开颜一说:“还好有汝,真是感谢,记在心里,……我这是去烟台山教堂,做礼拜……”。避开了“东东”二字。

郑家的则明,你们应该还记得吧,认了我这表兄,其子锦辉拜我为干爹。

2009年2月,锦辉半夜独自驾车,超快速撞到转弯处绿化带的石围墩,全新的凯迪拉克冲天而上,空中三次翻滚,然后砸到五十米外过街水泥道上,当场毙命。

我是那夜的十二点多接到亲戚电话的。

赶到市二医院太平间,我又是唯一代表家属获准旁观法医尸检的。

那之后到天亮,则明表弟不停说话:“大学才毕业半年,不该给他买车……大学才毕业半年,不该给他买车……大学才毕业半年,不该给他买车……”。第二天,他照常去工厂上班。旁人骂他“工厂老板,连自家囝死咯,也跟没这事一样”。

哪晓得这是则明作为男人的另一种极痛。

他很快卖掉了工厂。

十年后,则明被查出患了脑瘤。每三个月做一次微创手术。

则明妻至今还时常走街串巷,找跟锦辉相像的年青人:“现时,我都篾相信我囝没了。”

方先生是市总工会老干部。退休时鹤发童颜,夫妻恩爱,子孙绕膝,家庭美满。尤其子女个个能人,德行正派,才干出众。更有其夫人去世当时,有在福建任职的“从羽白者”,念及与其子的革命同志关系,发来唁电,何等的无量寿福,可见佐证。

可是!其子年未半百,就病丧黄泉。

方先生真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刀绞的心痛,那万劫的悲切,那泣不成声的无奈,只想换成是自己的死,而不是他儿!

方先生毕竟有着非凡的坚强意力,从此,以其曾几十年在工会从业的历练和习惯,全新开启了他的地方志学习、民风记忆、旧俗收集、文物考察;先与人合作,继而独立,悉心研究,撰写文篇,编书出版;名声大振,盛誉由市上省,至国;人敬之“方老”,直到心梗突发,倒在讲台上。

世人所见表面荣光,我却以为暗夜孤单,其乐观的态度和开朗的精神面貌,我独独看成是智者的养生之道:缓释内心痛苦的“注意力转移”法。

九弟,阿琴,老来伤悲,我们两家同样也有经历去者杳然的,而今十月小田的遭殃,这一击对于我几近致命,但还是有别。

以之前我们两家的种种哀伤,对比起今我所记的以上,言哀痛有别的是,说“感同身受”则远不及。

我还好,明生死我他,知“最危险四十五天”的心理警示,遂昼以诗句日志 ,夜看电影消遣,怀抱玩偶狗狗,有个温暖不寒,于是,比一般人走出险境的时长快了许多。放心。

安好!

三哥

            2019-10-10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