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叙事和思想表达

发布日期:2018-09-19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克木兄如晤:

所嘱“以作家的现实,写篇关于创作的心得谈,用课堂举例”,我在那日已说了自己不适,只因那场合人多,说的少了。现在若电话里交谈,难免达意或不足或斗嘴,所以写下字据来,言之凿凿。

我说的“不适”,事实确有。

一、与其兄台开讲,不如乘我尚且健在的亲口。

二、问题在于,我已决然不再上台;不再上台的人我目的,便是相忘。

三、我近十二年的《春秋农事》,是叙真事实和表达真实思想的日志,既是兄言及的“心得”,又非是兄抬举的“作家”和“创作”。兄当然是太明白彼此的区别。

是的,《春秋农事》每则都在叙事,甚至散笔里有若干短篇小说,还有几百首以分行句式排成的东西,乃至照片,无一不是思想实在的表达。再说吧,我宅家写我和我家,敲敲打打码来540多万字,以当今介乎“作家”与“网络写手”之间的名目,大约了了一个“写家”。

有没有心得呢?

当然有。

这田地开宗明义是解答自己的三个问题:“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怎么会成为这样一个人”和“我以后应该做个什么样的人”。写了一十二年,答案已然。继续写的,乃做人的后续。

前十一年的,写过都在而不变;可是,越来越忘的快自己写的内容——甚至今天已记不得前天写的了。并不是“说话不算数”,而是真真应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而且实证了:我是很自负地放下了。

再一心得:许多要表达的思想,不再要表达了。不是没心思,而是心思丛丛簇簇于大脑,有的成鲠鲠在喉头,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透明硅胶套套下施行了“皇上所不欲,勿告白于天下”。唉,转一种表达形式,却y大大出乎了“古画今题”初衷的练笔和助乐,竟然而今了思想在世的冢穴!最近两个月来格律的东西,自己骂它们“写的什么南北”!

就是这么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排列,居然还有个别人客来发声,说诗中有指他的!我缄默。我总不能因有此说而在这时候解释:“我写诗,是创作呀!所以,你看,人家这不请我去谈创作吗!”

所以,我的第三点心得是:鬼人无中生有也。

我自己是明白的,这里面:日志的叙事和思想表达,就其隐去的事实和欲言又止的思想,这两部分,在故意作为的过程看来,确实有可类比到创作的。或许,克木兄之所以要以《春秋农事》举例,是看准了这点的。

我曾经写了个这样的意思:《春秋农事》大约只写出了我的三分之一。当时,我还在考虑怎么把未写的写完。然而今年以来,“不写也罢”的意志渐渐地明晰起来。虽然力能从心,寿可以及,但志已怠惰。就跟人家来邀请我回归讲堂,我的坚拒。

克木兄到我今这样的岁数,解而理而谅。

谨祈

教安


              拾穗居士  2018-09-18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