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我究竟的需要

发布日期:2018-09-18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乌妹,你好!

上月末我回福州家后,联系了你,希望由你代我邀到燊、金,能聚聚,一起吃餐饭。你是答应了的,并说了“要到10日”。今已917,看来,此事一如去年底,我请你带我去祭扫令祖母、令尊和令弟明的墓一样,不了了之。

人之所以做,必以需要因为。我想做以上事,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曾经受到相关的照顾;旧情因我尚在而不古。

人之所以不做,即便也想做,但最后还是不做了,那就未必是没需要和没必要,而是有所权衡利弊。正如你上个月微信里告诉我的:“怕你的年纪那么大了,山路那么不好走,要是有个万一,我怎么向你家人交代”。

所以,以上二事同一情理的,我就随缘,不想再三。

或许,到谁再想要联系的时候,对方已联系不上了。

听你说的,燊已经走不动了。可他与我同年。

人,真的很难说,也许活蹦乱跳的反而忽然倒地,而走不动的,届时坐着轮椅来。

91日清晨起床前我做梦到明。梦是这样的:我在马路边,远处来了一支送葬的队伍。队伍的样子像文革游行,抬着领袖画像那样,抬着很大幅的死者的照片,大约50岁男。我不认识。这时候,明和“傻女婿”从队伍里打打闹闹跑到我面前,笑哈哈的说那人是住在花苑社区的,因为他们也住那附近,所以认识。接下来,梦就改变成我离开那里,要去一个过去的住房拿东西。结果,那里积水很深,像个大池塘,我游泳过去。到那里,拿了公司的图章,再按原路回的时候,因为不想再过那池塘,改道走,结果迷路。所幸,那里有许多人站在高台上兜水。我问他们怎么走去某某地方,他们指了方向:很近。梦就结束了。

以上这些,实际上,只是我的心有所思,事有写记,对自己了事和了情的一个个罢了的交代。

好了,下面把这个“需要”的话题,转到上个月我的旅游事上。

在武汉,没地方要看的,走出宾馆,对过就是辛亥革命博物馆。

请人帮我拍了照:主大厅,背景墙的浮雕。当时,无非就是“到此一游”的而已。现在用在此信上,却配得上“究竟的需要”之思之想。

其一,它让我记起高中年代《中国历史》课本的封面,红色的画幅。

其二,在那里参观,已是继2014年高中毕业五十周年同学聚会活动项目之后的第二次。这次的参观,扪心自问:辛亥革命者需要什么;我学以知之革命的需要,在学生年代之后的几十年里需要过什么;为实现需要,我所付出的是什么;得失成败,就是和不是……

其三,在我写这篇之前,清算了我自己,结论:到现在,就目前,我需要的全都有了,我没有什么还需要的了。这一事实,基于二个前提:一则,已无不切实际需要的欲望;二则,实际所需要的皆有了,足矣。那末,到我生命终结之将来究竟的那时,我会需要什么?倘若,需要生命能活下去!可能吗?!不可能。所以,需要的究竟是罢了。

阿弥陀佛!


拾穗居士  2018-09-17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