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时间之于你我

发布日期:2008-05-0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九弟:
     阿琴接连来电话,说你又酗酒了,不仅比戒酒前喝得更凶,还猛烈地吸烟,一天已经高达两包了,让我训你。可是,当我要阿琴把话筒转给你时,你真让我忍无可忍,连叫我的那一声“三哥”,都让我嗅到你肚底酒菜烟混合发酵的恶息。我只能放下我这边话筒。
     今早我电话过去,阿琴说,你病了,烟酒皆停了,沉沉地睡着,偶尔有连续的剧咳,半夜三更清醒时,说“三哥该有信了”。我问是不是你对阿媚的心结又梗堵了气脉。阿琴吱吱唔唔的说似是吧,便哽咽起来,只催我尽快写信,好作你治身心交加之病的单方。
     我哪有什么单方!你的心事,阿琴不是不知道。你的脾气,阿琴不是不知道。阿琴都拿你没办法,我又奈何!无非是呵斥你几句。
     其实,你的心结也是阿琴的心事,只是阿琴比你理智许多。事既如此,何必狂想。报道说,一贵州少女在火车上认识了陌生男子后,竟然弃同行的母亲,而随之去。可见,类似的子女背离父母之事,非你家独有。这世道,既然狼会爱上羊,猫与老鼠共食一钵,你和阿琴共遭的事体,也就应该顺应道之无前理。我的一位好友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生育孩子是对父母的惩罚。我顺着这话来说,孩子的弃家是不让父母继续受其惩罚,岂不让你们不再受惩?岂不是其行的孝道?
     有些骨肉亲情的事,真说不清,我自己不也屡屡遭遇?我能怎么样,无非是找事来做,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想想自己堂堂七 丈夫,竟人前强作欢颜,背后暗地落泪,犹如娼妇,悲凉之透彻,大有痛不欲生之闪念。我知你也是因此而不得已。只是你不能像我这样,找来事做,所以你才酗酒嗜烟。
     你这样下去不是事,也不得情,年近花甲的你,和年六旬将半的我,可以自由、主动、身体力行、健步地与时钟共享生命的岁月, 再有二十五年可矣
     年少时没有钟表,时间是上下课的叮当。青年时觉得自己才早晨八九点钟,时间的概念就只有“青春”。一恍,我已经退休了,怕过年,怕过生日,怕看钟楼的指针重叠在“12”之后,怕每天睡前撕下一张日历就失落一片在生之叶。这才有了与时日据争的思想、记述。也因此而看淡了本就非我之人、之物、之情、之理。
     譬如,你说的,古一十在你生日前,说要去北京任你选什么都买给你的“礼物”,到得半年过去了,他只字不提。你便说他言而无信。我是知你并不稀罕他的东西,而是注意到其人言之信。这样,你才耿耿于怀,甚至那天对我数落他的秉性。
     我只问你一句,古一十所秉的性是谁的?
     不就是你的嘛!
     连跟儿子的心情都过不去,你还不心气梗阻啊!
     人家是兴之所致,逗你这爹乐的,你当什么真!你这是非礼古一十那孩子了。
     夫子怎么说来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那你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言而嘻嘻,动而仍然以礼、以理、以里。
     我之所以说“以里”,是就子女大了,独立了,无论成未成家,其身在外,那么,只要其肯归来,作父母者则应当不见外而言的。
     又譬如,你每日期待子女挂念着你这个家。何必呢!真让他们每日挂念时,也就是父母得绝症后到临终那时间。为什么要以自己的不健康来测验子女的爱心呢?你这样的想法不是疾病又是什么?
     我不否认, 我也曾力图左右孩子,以保护、保障、保证其安全、健康、顺利行人间正道为己任。及至他们长成,发现许多的离经叛道,于是失望不已。
     这些年我也想得开,这经道如世途,走哪里是行者的价值取向。好坏、顺阻、 夷险、艰易,只能是就由自取了。一如登高山者,在山下的想到顶,在中途的欲罢不能,站峰顶的喊成功,下山时或遭遇雪崩,或感叹下山比上山更难。
     这些年我还有更想得开的:人者,可见之万物,与己于己皆有向背,来去由不得本人。唯时间之 与人于人,随本人而始终,无有紧急缓慢,无有情绪高低,无有脾气好坏,无有向背,分秒相随。所以,与其说是时间之于你我的岁月,不如说你我之与时间的自由、主动、身体力行、健步或蹒跚的同甘共苦。
     九弟,你可以喝酒,可以吸烟,只要你每天睡前撕下一张日历是自得的就好。
     阿媚的联系继续等待吧,古一十你就顺其自然吧。
     阿琴因为你更憋屈。
     医生说我太没运动, 分泌严重紊乱,所以才严重湿疹的。前些日子去广州,就是想调整一下,毕竟我喜欢广州的环境。原计划一个月的,到五月中旬回来,后来,不知怎么的, 才十天又想家了,就回来了。
     我近日帮阿则写完论文,说不定哪天去行旅三五天,去向还是人少的僻静处。还是带照相机、电脑,再就是换洗的衣服。
     在家想出去,出去想回家。这就是时间之与我现在的一种心理。
     好了,你没烟酒味时给我电话。

                         三哥
                              2008-05-0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