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无事平安

发布日期:2017-03-19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九弟、阿琴:

你们没事,值得欣慰。

我也没啥事,可放心。

我久已有意向往欧洲几国游,或者走东南亚,重点吴哥窟,清明前还连纸上谈兵都没。

越来越不想动。越不想动就觉得越应该动动。这其中的瓜葛起码四五种。

好在人无事。

电话里,九弟问起的和阿琴提到的几家亲戚,大致情况这样:

依萍靠二千多的退休金,得供她丈夫依光游荡,并且养活儿子依坚。依光懒做,八十年代末台湾赚的三十几万,返大陆后养小三,耗骗光了,再被踢出门,只好回家。依坚今年三十二,单身,工作过,在学校管电脑维护,精神分裂住院,合同工到期没人再要,养病在家。好了几年,最近又发作了。

阿每整个家族全都移民去了美国。好像先是他祖母,然后他叔叔一家,再后他父母,接着他妹妹、他弟弟一家,他一家。他一家三口即使是最后去的,也已五年。至此,谁都满心欢喜,买房购车,上班上学,踌躇满志,开始打算做点自己事业的时候,去年六月,他的爱妻突然离家出走。在收容所找到时,明显精神失常。联想到之前在家时,她的种种妄想、焦虑、疑心等等,正担心她是否精神病时,十一月的某个夜晚,趁阿每下班回家熟睡之机,她竟然拿刀正面割其喉。所幸阿每痛醒,打落凶器,方才未遂。阿每坚持不报警,但救护车来后,警察还是带走了其妻。阿每的刀口长六公分,做了缝合。四个月来,他们一家老小仍未走出恐惧的阴影。阿每为了开脱其妻的“有罪”,尽可能往“精神病发作”原因靠,不得不折腾在律师、收容所、监狱、法官、庭审之间,做不懈的力争。他还得正常上班。同一时期,他九十多岁的祖母受政府派用的华工看护照顾漠视,饥饿,严重营养缺乏;他的父亲鼻咽癌治疗好了之后,摔倒脑骨,住院、出院、他母亲不得不放下工作全日照顾;他弟弟小腿静脉曲张做微创手术,因为一到美国就投了保险,二万一美元的费用,个人只须支付一千八,却因为弟弟听信周围没保险中国籍同事的话,坚持要在保险之外的异地手术,导致费用全部自理;阿每不得不帮弟弟去申手术预约的终止,……这边,还得等待精神病专业医生对爱妻的鉴定,以及最重要的法庭最终判决。

阿禾的父亲中风,抢救治疗之后,尚可基本自理;妻患乳腺癌,手术后无大碍;儿子手骨折,已治愈,上学了。阿禾是独子吧,医院家里,上班下班,里里外外地跑,上上下下遭折腾,也够他受的。

这些人家,这些烦事,都是应着“祸不单行”的话接踵而至的,甚至几乎要同期爆发!

单一事件的也有,阿富前年中风了,深更半夜送到市里大医院,花去二十万,之后半年卧床不起,现在勉强能就住手架站起、挪动,到户外受受阳光,却再也不能干活了。营生没了,田地下不了,挨着过前面二十年土地转让费和拆迁补偿款,跟他妻坐吃山空。

歌,唱的好听,总是“好人一生平安”。能吗?有吗?几个如是?

想你我,有些事,虽是事,只是事,好在人没事,就是。

我小时候,夜听更夫敲竹筒子声,沿途道出“平安无事!”那悠悠声渐近渐远,今还依稀。

思来想之今兮,其实“平安无事”还只属祝福语,而论实在,则应是“无事平安”才好。


三哥

2017-03-19  午前


又,寄来的七本书并些食品,刚刚收到。我寄给你们的东西,查单踪迹显示正在派发,也是今天内送达。晚上,电话再说。阿琴听电话好,九弟耳背的厉害,有助听器又嫌杂音。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