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三面壁

发布日期:2016-09-20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陆续点击画面即可看到原尺寸清晰图文)






九弟、阿琴:

看你们的照片,感觉旅居北欧对于健康还是大有裨益的。

九弟的表情不如阿琴的自然,神态里仍然透着心思。

至少我过敏所感。

每次都是电话长谈,今天换回久不写的家书来。

因为,在 http://www.21ccom.net/html/2016/edu_0914/8142.html 我看到“世上到处都是不爱子女的父母”。为什么要转给你们看看,电话肯定讲不了,所以写下来。

那文章的作者是谁,对于我们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的观念足以斧断我们这样的很传统的人与子女的关系,也就是他说的那种“依赖的关系”。

看完之后,曾经想死都有的心,竟然有了复活的脉动。

在你们看了之后,我坚信,我的第六感一定能接收到相同频率的心跳。

他的观念,乃至他的措辞,以及给予点赞的人数,都在表明世上真有那么一部分,或者说一代人中的一些人,也还包括更后来于他们的,真是这样退出了与父与母共同的家庭,即便还同一套住房内,但已然仅剩“提供有限用餐和洗衣服务的房东和租客的关系”。

我以为,这是迄今能找到的,帮助解除你们多年来极端痛苦心结的说法。

一把钝斧,一下一下地砍断父母子女家庭的关系。

钝斧使得他的力度更要加大,而且不得不有拖、扯的动作。这样,我们这样的人会倍感阵阵巨痛。

我告诉你们,我为什么能复活:因为我已经具有环节动物的肌能,就跟被切断的蚯蚓还能再生一样。

看过这篇文章,我获得这样的感受:

1、反省我们曾经的教育子女的方式,面对当前的法则,我们自认为是爱,是对他们有益的,在他们的观念和感受里,却完全相反了,他认为:“全是错的”,“是不爱的”。

2、我们已经无法按当前的法则从头再来,因为我们无法回到从前,无论内心有怎么样的憋屈,我们都唯有检讨、自责、认罪,接受当前法则对之前我们的审判。

3、我们这年龄段,尤其我比你们更大几岁的,必须而且只能承受当前的、来自西方的科学心理学教材的理念与传统的中国式伦理道德的对撞,在对撞中死去,纵然拿后来的法则责罚先前法则之下的行为是有失历史辩证法的,但是,从一个屋檐到另一个屋檐,头颅的高低只能顺从。

这篇文章,我转发给了“ 70后”的阿聿看,他回话给我的有二点:

他说:“这篇文章的标题虽然指向是‘不爱子女的父母’,但是,它的内容实际是在写‘不爱父母的子女’。题目跟内容相反了。”

他还说:“在农村,早就有兄弟分家以后,大家还都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父母已经跟儿子们分开吃了;还不就是这个人说的‘子女还是有责任赡养父母,并且保证他们在日常生活和生病的时候得到适当照顾,但除此之外,不必强求太多一样吗!”

阿聿说的第一点,到现在我还没看出来,而第二点却大大地开了我的窍——原来,传统里就有这样的血缘关系,就有这样的家庭聚合以表分散在里的形式,我这么会忘了!怎么会一个劲地在电话里和你们谈论传统!现在晓得了,我们执着的不是传统的多样,而只是一种样式

如果,把我的三点感受,看成是我这些年来不断思过的延续;如果,把这篇文章当成钝斧的砍断是我参透情禅的最后一下;如果阿聿提示给我传统的多样是久已有之的我的遗忘和重拾,那么,我以为这分别是自己的三次面壁:面壁思过、面壁参透情禅、面壁自问为什么当年只面壁撒尿。

你们好

三哥

2016-09-19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