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自己写

发布日期:2015-01-06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九弟、阿琴:

去年的 10 月在武汉探望了我姐和姐夫一家。

他们都正常的可以,包括外甥伟和他的女儿都平安。

说放心嘛,回来后反倒多电话了他们;说牵挂嘛,又没办法分担。

三个多小时里,我的话题直接“你们考虑一下将来安在哪里”。

我姐和姐夫没回避,明明朗朗地说他们也想过,好像武汉福州都是是处,又都不是是处。

我说了,如果他们想回老家,我们父亲和母亲合葬的那座陵园,现在还可以找找好穴位。

扫墓的事情,是可以完全交代平儿和阿丽他们带领下二三代的。

他们说,再考虑考虑。

可能因为在短时间里,话题过于集中,也太重,所以,没像其它时候那样问及亲戚大小。

本来应该包括说到你们的。没说。

他们唯以问我的:是不是还到处跑,是不是还天天写。

我的回答都是“是”。

因为他们不懂得操作电脑,八十三四的俩,要看也就只得靠孙女休息的时间,才能走马观花去我的网站里溜达一下。

所以,我叫外甥伟有时间在电脑上写东西,也免得人生过眼云烟,觉梦无踪。

九弟的文章越来越写的好。比我写的精气都足。唯一还得继续恪守的就是:自己博客里的,全都自己写,一篇也不转载。

自身器官都好好的,为什么要移植别人的呢!是不是啊?

一个读书到小学四年级,就开始作文的人,到六十几七十还说“我不会写”,是讲不通的。

官当大的讲话稿由秘书写,领袖的“讲话”由一个写作班子写,是因为要讲的完全不是或者不完全是真话。

咱们老百姓啦,我还是四十几年前给门生讲的那句话,“两个办法:‘笔随心写’和‘口述笔记’即文章”。

尤其现在的博客,全然是个人的日志,哪怕写的只有三言两语,不成篇幅,但有思想即可。

我有时也会去熟人的“QQ空间”转悠,常常读到他们的所写。许多是现实不虚,简练无杂,字句生动的。这些人绝大多数上学的年数比你我少,阅读的机遇大不如你我的十分二十分三十分之一。之所以能写的时有超过你我的,实在是他们无师自通实际了“笔随心写”和“口述笔记”。

一些学历比我高的同龄熟人,大几十年前我望尘莫及者,于今写来不如当年做学生时的作业。要么就“转”网上的。

这是很可惜的。

这些好人是不是不会“笔随心写”和“口述笔记”呢?不是。

那为什么不自己写呢?说起来,好像是因为“我自己写的肯定没有别人写的好”,根本却在于懒。懒于动笔,懒得思考,懒以照明自鉴。当然,也就拿来的简单。

人啊,一辈子如若都在读别人写的,没有自己话语成就的句子;都在跟着别人的思想走,没有自己比较完整的思想——连三四条都没有,那就不能算是读书出来的人。

倘若拿来的确实有益,倒也罢,最要不得的是,到我这般老的,比我还老的,还像十七八时那样闹着好玩,那就俗到还不如在空间里留句心声的。

我没去直白那些熟人。

每个人都自由着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现状,自由在自己的阶层和时空。

我凭什么去教导别人?就凭自己写的这些?切!人家没说我,我先自己骂自己“算老几!”

写给你俩这些,是我想表达这里说的,却找谁说都不是。就跟我姐和姐夫说将来墓地的一样。

说压箱子底的话:我这心啦,天天都在埋些思想、情义、故旧。

百年后,平儿带领以下二三代的来,扫的是遗骨之墓而已,这些我自己写的,甚至连灰飞烟灭都没能——为什么?电脑里的文件格式名称就怪“多死”!

这样说来,那些不自己写,拿来“转”的我的同龄人,反而及时行乐了“活”。

在外可写的很多,我没写。

我回家的日期已经定好,2 月的 9 日。

到家后,给我姐和姐夫他们,你们,各寄些吃的吧——燕皮、粉干、边橄榄、清水笋。

其他,再说吧!


三哥

2015-01-05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