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无从投递

发布日期:2014-12-3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样来称谓你。

没有称谓就要开始话题,是很失礼的,向来让人不悦。

然而,我今天自己竟然也这样了。

也然而,你根本就不是人。

在我和你相处之后,每隔几些时日,就有比失礼更严重不知倍数的不快。先是一次感受你的无情,后更体会你的不义,再一次次重复类似,渐渐地终于我发觉你同时在对无数的人承诺你的爱情,却一个又一个,一批又一批地抛弃他们;他们有的还会呻吟,更多的就在你还在继续玩弄感情的时候,从此悄然无了声息。

因此,出现了以“失联”取代“失踪”的时尚。

我不知道,还有谁比你更亲爱过他、他们、我,然后再从精神上、从肉体上杀戮包括我在内的我们。

必须承认,固然我在“我们”之内,但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秒钟开始,我就跟别人不一样:一开始我就没把全部的心爱寄望于你。

这并非因为我有过人的睿智,而是见到你站到我的面前时,我已经是年纪上无可质疑的老年人,不可能再有任何心理上的激情;没有激情,当然也就没有冲动。

你当初显得那样温文尔雅,给我的印象,一个字——“纯”,一个词——“善良”。

我承认,我爱过你。

我承认,我甚至爱你爱到分分秒秒。

我承认,我生怕因为没有你的存在,我就会即刻死去。

事实现在已经再明确不过了:你走了,没有你,我还活着。

同样,我看到,所有爱过你的人,在你头也不回弃了他们之后,他们都还活着。

我终于清楚地意识到:你是一个公共的情人。

当然,再当然不过,你也可以反唇包括我在内的我们,说我们都是嫖客。

从生命的消耗、精神的倾注、肉体的享受、金钱的投入等等来理论,我还是说你和我是情人的关系。倘若如你所言的“嫖客”,你岂不成了……

我本想写首自由体的诗,来作为最后一别的纪念,现在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我有所担忧:诗的多义性,对于旧情人,很容易产生理解的歧义,免得你以为我还对你依恋不已。

何如大白话的清楚。

我也想过,一言不发,一声不吭,这一辈子我和包括我在内的我们,他和他们,难道被欺骗、被抛弃的还少吗!

我和包括我在内的我们,以及他和他们,能责备你吗?

不能。

不能的原因,就在于:事由在己。凡人,包括我在内的我们,以及他和他们,只要看见下一个的到来,就必然情欲望之。

在结束你我这这一生之一切的时候,我还是称谓你吧——亲,2014!

别了!


                                                                  拾穗 居士

2014-12-3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