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歧见

发布日期:2014-02-2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九弟、阿琴:
      又一个足够让我们心情别样的春节总算安歇了。
      子女他们都已经三十出头了,也是为人父和为人母的长辈”。
      我以为现在这样虽然依旧思念飘渺,但至少洋面辽阔平静。
      关于我们和他们的距离,春节里,我倒是想了想,感觉子女和我们,或者我们和子女之间的歧见,始作俑者是我们自己,而不是他们。
      因为,你们和我,也就是我们,把子女送出国时,集中考虑到他们去国之后所受的教育、将来的生活环境、物质的安全、社会制度保障的人权、人际关系的平等等等,致使对他们未来的片面。
      直到这次春节,我在想,自己完全可以也到那里去,和他们一起生活相处,为什么我不呢;我担心什么,我回避什么?后来,我剥茧抽丝,渐渐发现自己是不希望必然出现的分歧破坏了现在的相安,如果最后分歧,夫妻之后我必然还得回归。既然已知未来,那么,何不保持现状呢?
      现在看来,你们也好,我也好,我们在那十年里,都犯了一个重大的失误,那就是,我们完全忽略了子女的价值体系的建构,是在西方教育内容和法则的环境中进行和完成的。与此同时,我们仍然固守自己存在的价值体系,即使有某些改观。
      直到这次春节里的思考,我才第一次滤血筛检地意识到“价值体系”、“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这四个哲学名词的现实意义。之前,我只是抽象的,将它们作为课堂的说教,游离在现实之外。直到去找寻子女在异国他乡的足迹,也还以为仅仅是“方式”问题。
      你们说,从旁人那里听说,阿媚的脚踝骨裂期间,你们每天固定时间挂电话到悉尼问询,阿媚却认为你们是在“监视”她。你们听后开始很惊讶,中间很悲伤,后来困惑,怎么也无法弄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误会。
      我当年听说这事情,也认为是双方隔着大洋,不能当面导致的误会。经过这次的思考,我不认为是误会,而是歧见。
      什么是误会?误会是一方原本正确的,却被对方作了错误的理解。这强调的是本方的正确,同时指责对方之错。
      什么是歧见?歧见是相关各方各有见解,注意——见解并不一定谁正确谁错误,可以都是正确的,“条条大路通罗马”,然而见解不同,见解不一致。
      女儿以西方的观念来判断父母为之的行为。
      父母以动物的本能和人群的传统观念来对待女儿。
      双方,谁也没错,没误。
      分歧则源于观念,女儿用她在西方学习到的世界观和保护成年人人权的人生观,来鉴照父母行为,而同时,父母却以女儿“是自己心头肉”、“永远都是小孩”的世界观,以及“理所当然”的人生观付诸行为。
      春节的最后一个夜晚,也就是过元宵节的时刻,玉英来电话诉说她最近越来越无法理解她儿子,说儿子在巴黎把她数落了一大通,说为什么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把他的电话号码告诉给他的堂姐。
      我说了玉英的错和错的所在。
      有过在国外生活经历的我们,是不会像玉英这样做的。
      玉英这样做和她儿子那样怪她,彼此就不是误会,虽然表现是玉英对西方国度人际关系行为“法则”缺少必要的了解,但如果要追究归根,到底还是价值的分歧。
      其实,现在在国内,许多人也都有了不探询个人和家庭状况、未经同意不传说私事的习惯。所以,也怪今年“六六大顺”的玉英生活一直没有改善到理应的人际里。
      我们应该可以心安理得,因为很顺利,而且很成功地将子女引到他们人生旅程的路口。
      我们还应该庆幸我们的子女三十多年里的平安,健康,尤其是离开我们之后,他们都有很舒适的家庭自在,又有自己爱心呵护的小孩。
      这不就是从他们来世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一直希望吗?这十几年里,我们所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不就是想得到这样的正见吗?
      我常常会莫名地强迫自己倚窗远眺。
      你们与我之间只有陆地,也许你们能看得我价值观体系的建筑,外墙已经风化,木窗框口的油漆已剥落殆尽,甚至你们还听得见我上下楼时老木梯的嘎吱嘎吱。
     
     
                            三哥
                                2014-02-25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