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门槛上的雾霾

发布日期:2014-01-14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九弟、阿琴:
      又到年关,没人逼债无须躲,也就无所谓。
      回家的回家,送年的送年,这么走马灯的跨门槛,过年关,前后没转上二十天一个月,是不会歇的。
      我说的是心情,不是态度,也没性格什么事。
      确切地说,是心的情绪。
      冬季里尚未结冰的心池,跟口水塘似的,扔进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子儿,先是激起一些水花,然后涟漪以石头的落点为中心,开始向外一圈一圈地散开,扩大,然后再一圈一圈地消而失于无处。
      倘若结了冰的,还得看冰厚冰薄。冰薄的,石头子儿砸得冰面出个窟窿眼,可怜啦——连朵水花花都溅不起,那涟漪什么的,全都在心冰底下,啥也甭想看的着!冰厚的,石头子儿砸在上面,嘎嘣嘎嘣地跳弹着,那声响也清脆,但自不是爆竹,却似乎弹弓射心。
      可以体谅到电话筒里传来你们的叹息。
      我没的说了。
      事过多年,但关系到年关这家团人聚的,我看,门扇就向来者开吧!不到则关,也便是。
      辉辉车祸没了这么些年,他爸他妈的年关那真是一大关。与我电话时,只说:“他没死,还活着。”我能感受到他们已然干枯的心池,成了怎样一块辉辉的墓地。
      在这类父母子女的生离死别上,极少不生活在现实里的我,有时候,竟也会抱一个超现实的希望,希望子女不要长大,就停在五、六岁,这样他们就一直依偎在父母身旁。
      但是,再一想,就立即放弃!
      我见过几个家庭,子女就永远必须、而且只能留在父母的身旁:一个精神失常的,一个失去双臂的,一个自幼脑瘫的,一个进行性肌肉萎缩的……
      因此,我们必须,而且由衷地感谢天地神明,让我们的子女平安、健全、一切正常地生活在这个世界,虽然与我们东西南北天各一方。
      你们或许会羡慕那些团聚欢乐的家庭。
      我从不羡慕。
      自己有就有,自己没有就没有。羡慕等于渴望要有。
      有时候,因为见新闻报道别家事件,反而庆幸我们的子女与我们同在一个世上,我们没有遭遇拳打脚踢,没有惨被杀戮抛尸,没有被逼倾家荡产养其吸毒,没有砸锅卖铁救其生命,没有因此在跳楼和上吊之间选择……
      所以,关系的年关,对于你们,甚至对于我,不过是低低的情绪的门槛儿。
      我不是没有惆怅的人,而是生来独自执着住许多惆怅的。但现在,悲观已不再主义于我。
      我也不是乐观主义者。
      我只是放下了自己应该不再执着的惆怅,并继续执着着不该放下的。
      许多时候,我也想不开,像天空被有的雾霾。但一转念,想了想,假使我瞎了眼,那么有雾霾又怎么样呢?那时候,我一定会当然地、宁可地活在自己看得见的这个暗无天日。
      我甚至会想:总有一天,肉体被烧成灰烬的那过程,雾霾里有着自己的灵魂。
      电话里讲不出这些话,写了下来。
安好是祝
                 
                                 三哥
                                     2014-01-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