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寒塘渡影(音画)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逍遥

发布日期:2019-11-0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文件下载

(鼠标左键点“文件下载”可看音画原大,右键点在“文件下载”则目标另存到电脑)


根据 赵耘颖词 郭晓天曲 降央卓玛演唱《穿行》改编

原歌曲链接   http://bd.kuwo.cn/play_detail/952879?from=baidu




庄周的哲思,最了不起的就在于二千三百四五十年前,他就已经察觉并提出了:

人只有对世俗之物无所依赖了,超越世俗观念及其价值的限制了;也就是忘却物我的界限,达到无己、无功、无名的境界了,人才能达到最大的精神自由。

《庄子》首篇以“无所待而游无穷”,指说:人与自然化而为一,不受任何束缚自由地游于世间,从而可以“逍遥”;也正因此,精神之游所精神创造的境界,已然不再是身形之体的出行和所到。此篇名“逍遥游”。

《逍遥游》所谓的逍遥,有谁能达得到呢?

上至天子皇帝,下及黔民乞丐,其中万般正常人,甚而至于圣贤和精神病患者,皆达不到。

释僧出家念佛,道士深山修身,其中多少隐者绝尘,甚而至于高僧大德,亦达不到。

真的无人能达!?

再思量,也不绝对无人能达,就我所知,有三种人可以:一种是自闭症患者,另一种是妄想症患者,还有一种是庄子这样的哲人——“哲学家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或者饮酒唱诗时李白那样的狂人。

庄子还说“心斋”和“坐忘”最有可能“逍遥游”。

我心斋和坐忘的还不够多吗?

我有这样的体验,实是坐相的多,“忘”的再多也不彻底地净,因为无论如何,人是物,钱是物,药是物,生命是物。

所以,“心斋”关闭很久之后,终究还得重启门扉,让自己的形体出走。

去哪儿,是第一个问题。






赵耘颖作词,郭晓天谱曲的《穿行》,韩红首唱,走的是西域藏地。那里,我去过两次。相比之下,我感觉韩的声音飘在天边,而降央卓玛的地道。

带着“还有什么地方我想去”这个问题,我查看外国画家的风景画速写,再找些的色彩,构造出我“心斋”的《逍遥》。


2019-10-3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