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寒塘渡影(音画)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听春

发布日期:2019-03-0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文件下载

(鼠标左键点“文件下载”可看音画原大,右键点在“文件下载”则目标另存到电脑)


根据李姝  LUNA  填词  霍尊 谱曲霍尊  周深 演唱《卷珠帘》  改编


原歌曲 http://3g.163.com/v/video/VC3L4G91H.html




年纪越老,要直白喜、怒、忧、思、悲、恐、惊,感“七情”的事,我越不懂得,也越不愿意。尤其内心的,思念而不达的,或眷忆,或苦楚,许多时候到末就欲言又止,说半咽半,就一声叹息,抑或直视而沉默。

《卷珠帘》的曲调,我会哼哼,其词却一次也不曾。

不是它言语的不美,而是我老了,难以启齿它很青年的年轻。更何况不再愿意“为赋新诗强说愁”。

连看男人的女相女妆,都觉得不舒服。

斧伐去歌词总共十九句女性的彻夜单思,只剩三句,其中二句春物,一句心问。

间插清脆的鸟鸣,改曰之《听春》。






只想静静地听。

好似静静地听“我爱你,永远”。

但我已很难回说“我爱你”,甚至“我也爱你”也困难。

深知,世事人情一切皆随时变换。

我之不愿,乃恐怕自己老矣之后的再往后,更清楚随我一死“我永远爱你”的终结是万变终了的违背,言而无信。

能够有一种“永远”不变的,何等的难得!

戴上耳机,听现在这里刊头的这首歌曲,翻唱人出自近乎单薄的身材,全真的永远停滞在童声的歌,或是耳福。

第一次听他唱时,我惊讶至极。很快,就没有兴趣。他的所以,不是生理的正态的,而是应变的不变。

数年之后,再次偶尔听到他演绎的《卷珠帘》。

我被其感动的,绝不是乐人评说的“听得一身起鸡皮”——这话是“毛骨悚然”直白的赞美吗?!

我是从童声的内涵听到成人思想娴熟的,是从纯真的层面被其感动呢!

所剩无几,却我心驰神往的是:春天。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的宋徽宗赵佶《听琴图》,立轴,绢本,设色,纵147.2厘米,横51.3厘米,苍松、凌霄花翠竹和人物的衣着,当是江南的初夏。我将之用到岭南的春天,尚可当然。

啊!能将缘来的音画,改做为己所喜之的,让我联想到:与人的相处。

多少次,多少人,多少场合,多少话题,对面的两相有多少的差异,格格不入。

如何能最后融洽?

这里面,当有取舍,更有理解和谅解后的欣赏。


2019-02-28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