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寒塘渡影(音画)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相恋

发布日期:2018-12-0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文件下载

(鼠标左键点“文件下载”可看音画原大,右键点在“文件下载”则目标另存到电脑)


《乡恋》  词:马靖华  曲:张丕基  演唱:腾格尔

原歌曲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zc3NjMxNDMyMA==.html

据此改编



王昭君,古代特别有名的美女,知其人名的不少。

大约而言,她生在西汉甘露二年,即公元前52年,死于西汉鸿嘉二年,即公元前19年。屈原乃楚威王元年,即公元前340年生,死于楚顷襄王十九年,也就是公元前278年。二人在年份上丁点不搭界,却同是秭归人,晓得这二点,除现时宜昌市当地的及其属湖北省者,外界随地理距离的愈远,也就愈知的少。

再嘛,“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乃分别指说:春秋末期越国女施夷光“西施”浣纱、二西汉时期出使和亲之王嫱“昭君”出塞、三小说《三国演义》人物任氏“貂蝉”拜月、四唐杨玉环“贵妃”观花。懂得四个故事的,就少之又少啦!

当然咯,懂这么些劳咋子的破事,还不如说说我们活着的以前,现在,还有未来!

拿以前说吧!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一部电视风光片,拍的《三峡传说》——那时期,能看到电视机的人很少,能知道有这事的,也是看报纸来的。

里面的插曲《乡恋》,却从1979年12月作成之始,音色风生,水起靡靡,报纸批判,广电“禁播”,传闻“气声”,本只“半声”——“原因”的说法,直到现在的网络上,还能查见。只是,用以配合电影片里,据说是“秭归百姓送别王嫱入宫,王嫱一步一回头”的情节,少有问津人。

也真是的——歌好听就得了,喜欢唱就唱呗!至于唱的什么,个老子你管?!

唱《乡恋》的专业在行人不多,“太技巧”;但也不少,毕竟经典;至于望文生义,理解成思乡的——它之前有一首《思乡曲》被导演不要了——唱成乡恋的,都一般了。

其中,能毫不造作,以本心演绎再入听者耳心的,我感觉惟腾格尔。

听其自歌自吟,能仿佛见另一个她在他近前,相拥怀抱。

一个如今甚至可以高至其肩的之爱——“嘎吉尔”。

“嘎吉尔”就是他心上眼中头顶的“天空”啊!

他在地上,她在天堂。

他和她是相恋的。

一个蒙古的父亲,唱给因患先天性疾病大腿瘫痪六年后飞上天堂的女儿……

别人,甚至任何舞台之上者都不可能这么“相恋”着唱的。

我把《乡恋》节选,剪辑,改编而成2019年来临之前,我与2018年和2018年同我的相互恋情,如父如女。

我的感怀必要有所衬托,很随心在网络上找到——

“公元前19年”,“1979年”,“2019年”,都有“九”:汉人以为无上至尊之数。

1979年,2019年,其间三十年。《儒林外史》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所喻“世风不定,但都在易”。唉,能看到,能知道,能看懂东西的,真是一年又一年的春水沉鱼、夏雨落雁、秋桐闭月、冬风羞花!

从天空漏下的时间之沙,尚有不多时日将尽,这是2018年最后的身影。

“2018”又像一棵独立的树,其歌声让别无音响,只使天空为之动容到飘雪为信。

日历单“3”、“5”、“6”的重叠,表现了歌词的“永远印在”的“想我了”。

而对方则以“24”,回应之“爱是”。

料峭春枝竟然绿叶丰满,诚示“我的情爱”。

而“我的美梦”,那单张上的“25”,毋庸置疑梦的就是“爱我”。

“永远留在你的怀中”,是每一天:每个“1”开头的,都是“要”,情爱的强烈;“2”开头的,都是“爱”,心爱的恒常;“3”开头的,都是“生”,生命的活力。

“明天就要来临”,也就在这本日历最后一张“十二月31日”之下,压着的往日还露出“祭祀下葬”的页角:呜呼,这一年走了多少人啊!

“2018”年阳光落寞,终于雪白,然后苍茫,暮色和迷蒙。

站在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交界,我感谢“2018”的爱我,眷顾给我和我家人的还好;而我在所难免一如既往地,会怀旧人生所有亲历年过的,包括“2018”。


2018-11-30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