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寒塘渡影(音画)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时光

发布日期:2018-03-0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文件下载

(鼠标左键点“文件下载”可看音画原大,右键点在“文件下载”则目标另存到电脑)


原歌曲下载

蔡琴演唱  https://y.qq.com/n/yqq/song/001DFTHe1apRBa.html?ADTAG=baiduald&play=1

赵鹏演唱  http://music.163.com/#/song?id=192185&market=baiduqk




“被时代抛弃的时候,连一声叹息都没有。”看时,感觉不到这句话的主语;想过,还是捉摸不定是谁叹息,时代吗,还是被抛弃者,或者本是关系极其密切的旁人。

没看过,台湾电影《摆渡人》,而蔡琴演唱的主题曲《被遗忘的时光》,倒是无数次地听过,喜欢那叹而未息和伤而不哀的情调。赵鹏的“低音炮”多少有些生硬了。

但用他的唱,再植入女声的跟进配合,之后她悄然不再了,只剩下男声的自吟,应该有可能表达我改编的意思。

在做编排的最初,正值公元历的新年,现在来作业,时间点落在春节,很当然的就将“主题”钉在“时光”上。

我不想只有一个人唱,是因为想有个关系存在:女声演绎“时光”,男声代表“我”;二者是时光在跟进我,又在会合之后,我逃离开她;直到现在我才重新记起时光在过的过程。与原唱不同的是,“缓缓飘落的小雨”不是眼前的,而是“记忆中”的;首先是“我”记起被“时光”敲醒,其次是“我”去敲“时光”的窗;再后,也就是现在吧,我感觉反复“敲”窗的,惟是我自己的心灵,因为我丢失了“自己的心灵”,所以才导致“遗忘”,也才明明“沉默不语”,却还发声吟唱: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记忆中缓缓飘落的小雨

             只有那沉默不语的我
             不时地回想过去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浮现在我的脑海”

说到“心灵”和“遗忘”,我记得写过的一则日志《我把灵魂给丢了》:

             我把灵魂给丢了,
             是丢在清澈的小河?
             不!
             岸边只有污浊的泡沫。


             我把灵魂给丢了,
             是丢在繁华的沼泽?
             不!
             塘面只有枯败的秋荷。


             我把灵魂给丢了,
             是丢在雀跃的村舍?
             不!
             屋脊只有呆然的野鸽。


             我把灵魂给丢了,

             给丢了……
           丢在哪儿了?
             哪儿了……


             啊,记起来了!
             是丢在深沉的地核!
             寻回它!
             刨开这松软的土壳!

                           1980-11-15

瞧瞧这东西,写了,一眨眼三十七年过去了,发布到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6/17.html《春秋农事》上的日期,已是2006-12-14

人啦,从一双手,有父亲的托住,到两双手的牵制,到三双手的一起,到自己的把握,有时候,有些事情,过而不记,反而轻松;若要刨土挖壳的不一定都有必要。有空在电脑键盘上敲敲,再自己问自己一句“是谁在敲打我窗”,也蛮有意思的


2018-02-28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