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寒塘渡影(音画)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行者

发布日期:2018-01-0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文件下载

(鼠标左键点“文件下载”可看音画原大,右键点在“文件下载”则目标另存到电脑)



第一次看我的父亲在纸张上,用毛笔写字,我很好奇。

后来,看多了写的,就没有了那好奇心.

只是想我也能写,那多好啊!

有一天,趁大人都不在家,我开始研墨,舔笔,在一张纸上“写”。

写了很多很多的字:一、二、三、人、大、天……

回家来时,我姐第一个发现,惊喜地叫:“依爹!快来看!达达会写字了!”

父亲第一眼看的不是我写的,而是很紧张地说:“依珍!快把他的衣服给换了,拿去洗!手!脸!快去洗!汝妈就上楼了!”

后来的事,好像我们的母亲并没发现什么。

我衣服上的墨迹,我姐用饭粒搓掉了。

那以后,父亲开始正式教我把认识的字写到纸上。

那年,我三岁生日刚过。

之所以记得,是因为我的父亲那天是说一个字,要我自己写出那个字:三、十、八、年、元、旦,然后手把手教我写“民”、“”。

因为“”字的笔画多,顺序变化,我学了很多次才学会,所以,印象深刻极了。

那以后,直到《中国历史》教科书出现“辛亥革命”的章节,我才再次注意到“民国”二字。

直到收拾整理父亲的遗物,见到多张发黄发脆的纸上有着的毛笔小楷填写的表格有“光绪”、“民国”的文字,才把先前的国之改朝换代,家之流离迁徙,人之生死存亡,以纪年的表达串连起来。

如今,公元二千零一十八年的一本365页的纸日历,翻启了第一页。

感觉光绪那么的近,民国那么的近,并非以前看我的父亲写入纪年时,我所感觉的那么不可思议的久远。

而今,我注意到孙辈们听我说老太爷、老太奶奶、姑奶奶的生年,即使我的生年时,他们的眼神也都闪烁出的惊诧!

尽管类似隔代的惊讶和最初的奇异,或都有之,我们也还如同《同一首歌》的所唱。

“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个角落”,这里的“你”,可以是流年的本纪,可以是具体某一年,可以是族群,可以是个人。

“星光洒满了所有的童年,风雨走遍了世界的角落。”谁都只晓得自己的和晚辈的童年,而上辈的和祖辈的,只有我这代开始,留有影像,再前现在还有我还能转述听来的往事。

甜蜜的梦啊谁都不会错过。”即使能在醒后记得起的,记得清楚的梦,却绝对都不能记得开头!

终于迎来今天这欢聚时刻。”今天的“今天”是2018年的第一天。

阳光渗透了所有的语言,春天把脚下的故事传说。”我,我们如此的努力,是想以我们和我的努力,来让阳光下的脚步更加踏实、稳健。

行者引吭的第一声:“嗨——我—在—这—啦!”

大地、群山、江河、湖海、人类、万物,合唱:“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个角落,鲜花正告诉我你怎样走过……”

行者于其中,以气宇磅礴的山呼海啸,以万物多声部的大合唱歌咏:

“感谢我所亲历的纪年。

感谢我们家族世代经历的纪年。

感谢这个世界的纪年……”


2018-01-0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