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寒塘渡影(音画)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少司命

发布日期:2017-06-0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文件下载

(鼠标左键点“文件下载”可看音画原大,右键点在“文件下载”则目标另存到电脑)




(陆续点击画面即可看到原尺寸清晰图文)




6 月份刊头音画选的《楚辞》——或者说《屈赋》的《少司命》,当然关系着农历五月的端午,纪念屈原的。

为什么既说《楚辞》,又言《屈赋》呢?因为啊,用楚方言创作的楚歌之诗文里面,包括着屈原作的赋;也就是说,屈原作的赋属于楚辞类。然而,“屈赋”则专属屈原,只是他一个人的作品。有屈原以来,学界一直就有着分说,例如我手边 1978 年 3 月版的《屈赋新编》,谭介甫就将他认定“是屈原所作的”,辑在上册,将他认定“非屈原所作的”,辑在下册。





好在《少司命》与其它八首合成《九歌》,是屈原的作品。这是公认无二的。

只是问题还是有的,因为严格起来说,《九歌》不过是屈原在楚地采风获得的民歌之辞,并不是他的原创。

我取《少司命》中的第二节,改编成“少司命”,要的是那意思,楚人之歌。作者究竟是也不是屈原,都无所谓。

屈原自己折腾自己,又被别人折腾,连跳河都不得安宁:关于他的忠君还是爱国,他的怀王还是司职,他的同爱还是失宠,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有过汨罗翻江,近十几年更加不清不楚,哪怕芈姓,“因为屈死,所有叫之‘屈原’”的说法都有了。

最近,网上颠三倒四推崇一篇“学术论文”,其理论的结论是“我认为并无屈原这么个人”,“这是人为捏造的人物”,大有其人第一个发现了楚国的惊喜。岂知,自“《屈原贾生列传》篇行文过于粗略,不合《史记》传略的风骨”“非司马迁所作”以来,否、疑史上有屈原其人存在,提出“屈原是一种复合物,是一种‘箭垛式’的人物”,“是后人根据需要而塑造出的‘传说’式的人物”的学者和论述很有一些,胡适是最先在《读楚辞》发难的:“《史记》本来不很可靠,而《屈原贾生列传》尤其不可靠”;“屈原是谁?这个问题是没有人发问过的。我现在不但要问屈原是什么人,并且要问屈原这个人究竟有没有。”即使,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屈原被确定加冕“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进到教科文之后,《光明日报》连续发表朱东润的《楚歌及楚辞》、《离骚底作者》、《淮南王刘安及其作品》、《离骚以外的“屈赋”》,四篇文章更是全面否定“屈原”和《楚辞》里“屈原”作品的著作权。

所以,联系到位于陕西省延安市黄陵县城北桥山上,那座《史记 · 卷一 · 五帝本纪第一》载:“黄帝崩,葬桥山。”而开发建设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第一批国家 AAAAA 级旅游景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第一批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的“天下第一陵”——黄帝陵,中华民族始祖轩辕黄帝的陵寝,陵中非但没有黄帝的遗骨,就连一丝一缕的遗物都没有。虽然,真真切切的虚无,能明明白白盘踞着,因为理论已经确立:“这并不影响我们对黄帝的隆重纪念,因为我们纪念的是中华民族的一种凝聚力,崇敬的是中华民族立于世界之林的精神。这同黄帝陵的真伪已经毫无关系了。”

唉!许多的社会生态乃至人文的真假,不由地使人慨叹:“寒冬难见秋日花,常就屁眼说黄菊”。

呀!说说着,我说远了!回来——

亚洲爱乐合唱团不会或者无知、没想到采用武汉话,相对的说还算接近周代淦语的“楚语,而使了以北京话为基础的现代“普通话”演唱, “少司命”因此音腔只能是当今的,至于乐曲的调调,我不懂,便由了它;找来湖北编钟乐团的《国殇》纯音乐,作为始末以及间奏。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2/0904/01/1302411_234148256.shtml  对《九歌 · 少司命》有介绍,元 · 张渥《九歌图(吴叡 书辞)》卷,都值得一看。






我保存了一手抄本,内容楚辞的白话译文,抄写的年份大约在 1969 年,文革初期暴风骤雨“破四旧”之末。原书是谁的,怎么样借到的,在什么地方伏案的,今已整个失忆。

于此,把握存留,敝帚自珍,当年的勤奋、斗胆、好学、一丝不苟,可以不以为是我。


2017-05-3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