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寒塘渡影(音画)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雁过留声

发布日期:2016-11-0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文件下载


(鼠标左键点“文件下载”可看音画原大,右键点在“文件下载”则目标另存到电脑)





一首原味十足的民歌,能被亿万人稳稳地传唱,能使所有听着的人随之哼吟,而且每每乐此不疲,久久盈盛,显然已成传世经典无疑;这,在极浮躁,极奢华的今世社风里,可誉为出类拔萃的凤毛麟角。

《鸿雁》的曲调取自蒙古族一个语义“匠人”的“乌拉特”部落民歌。由汉族的吕燕卫重新填词,也由汉族的张宏光再做编曲。

我们因此,一方面深感到了无须任何互通的语言,不同的民族都可仅以音乐,来分享受用在通灵消魂;另一方面,也就解决了对“为什么这首歌,不如其它用蒙语唱的蒙族民歌那么有韵味”的困惑,毕竟它是从汉语翻译成蒙语的。

作为电视剧《东归英雄传》插曲的原唱,呼斯愣用的是汉语。我在编制《春秋农事》 2016 年 11 月份的刊头音画时,遴选中的是布仁巴雅尔的蒙语演唱。

在汉族人听来,歌曲的韵味也许大不如汉语来的顺耳,但是布仁巴雅尔的蒙语唱音里,我更多更细致地能听出一种淡淡的无奈,淡淡的忧郁。

无奈什么,忧郁什么,我很混沌,就好像布仁巴雅尔是面对着成吉思汗唱的,是在嘎达梅林靡下唱的。我会因此感同身受大清立国之后,先前大明帝国的遗老们死以白布遮颜,无脸见祖宗的那样。

就这一方面,我又有感于汉族人为蒙族人如此添了一首新意隽永的心声。

三十一年前,我到过齐齐哈尔,在辽阔的大草原上,听过丹顶鹤嘹亮的鸣叫。

我也听过北雁南飞那阵群的叫声,是在另一个远方。

在编制的《雁过留声》中,我没有采用鸿哀之鸣,也无鸟阵的翩翩漂移,而是加入了烈马受到惊吓时的嘶声,还有呼斯楞的马头琴音,以及冷风的相伴,以此来衬托所速写的马背上蒙族人之骁勇,之壮大,之准确的真实。

雁过留声,留在了蒙古无名氏的《敕勒川》: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雁过留声,留在了汉唐白居易的《草》: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南飞的北雁啊,我在草丛的每一片绿的或黄的叶面上,都看到你们留下的沉默:“心中是北方家乡”。


2016-10-3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