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寒塘渡影(音画)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听月论圆

发布日期:2016-09-0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文件下载


(鼠标左键点“文件下载”可看音画原大,右键点在“文件下载”则目标另存到电脑)


民歌《月儿弯弯照九州》(节选)

腾格尔  苏云 (演唱 合成)



金国之兵俘虏了大宋国的国君徽宗,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不得不逃亡四处,最终落脚到仍然还是宋国疆土的长江之南江宁府。江宁府因此改名“建康”,作了行都。国号不变,年号更作“建炎”。从此开启了后世史学所谓的“南宋”时期。

“建炎”一共连续了二十一年。以公元历言,即1135  年至1156  年。

建康都城,即金陵,亦即南京。

为什么要写记交代这么一节文字呢?

因为关系到《月儿弯弯照九州》。

这是一首民谣。

据说,据说哦,最初就是从那时,在彼地,开始传唱的。

也就是说,《月儿弯弯照九州》迄今已被流传歌唱了至少八百六十年!

没有“流失”的传闻,没有关于“重新整理”的说法。那末——

  月儿弯弯照九州,

  几家欢乐几家愁……

那时这首民谣原始的唱词,特么就是这样的大白话?还是到了中华民国,时兴白话文运动中的译制?

那时这首民谣原始的字音,是延续用六朝之前通行的吴音或庶音?还是以正统古中原雅言?或者用受古中原雅言嫡传的金陵雅言?

都道是:抬头望月,所见着的今月,竟然曾经照过古人呢!

再低头想想,今人却还在被古月照着哦!

这其中的长耶?短也:悲乎?幸哉!真他上帝百八十代个球!

问题这么一来,心头还真不是滋味!

还不如“听”月的好——

  ……几家高楼饮美酒,

  几家流落在街头……

边听,我就边琢磨着:

那时的大宋,虽说还住着汉人的后裔,可是国难当头的哦!

我敢说,现今听到的古“月”,绝非那年头的新“月”。

因此,我也绝不肯信以为真:现今听到的“月”之音调,就是原原本本古“月”的凡响。

即使如此,我仍然喜欢听“月”,喜欢来自古故国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搜索、下载、收集、听取、比较了 31  首今不同人唱的它,太多商女娇矫,太多纨绔轻浮;唯汉族女歌手苏云有一种别人没有的惨淡的无奈,作个开唱和尾音,也唯蒙古族男歌手腾格尔主唱,带着其祖先金人胜者不能归去,后裔再被汉人统入的苍凉。当我第一二回听到此起彼伏衔接显得差异时,深觉突兀,很不舒服,后来才渐渐地从差异去寻思,二者却有平民百姓的不约而同。

他、她的他们和人们,当然不曾想到这深层,而我的听“月”则确实古灵幽意。这才将来作了公元历九月里农历八月仲秋的刊头音乐。

间啊,岂有不变的!封建帝王侯爵才有土地的封、建规划和授受,是曰“领土”。领土即使封疆,还是要屡屡被他国他族攻克占据,好似秦灭六国而一统九州,如同成吉思汗的伟大和萎缩……哪有什么“自古以来”的“就是”。

守着自家的房产证和土地证吧,即使楼层在上沾不着一分土地。静下心来听吧——我对自己这么说!

我听到“月儿”的“愁”而无泪,“酒”而未醉,“流落在街头撒下发着灰白色光亮的声音。

“月儿弯弯”,当然还在未圆时啊!

于是,我发现这是我要“论”圆的原点。

但是,纵数历来带“月”字的诗词,而且仅仅是不曾流失、有书籍刊载的、现今鼠标即点即现查得到全文的,就多达四万三千八百零五首!我还有什么要论的呢?

既此,在这“论圆”之方面一切都已然了,再有要写的,即是多余。

遂自撇开含“月”的画面,认是拿几张“圆”形的造物来构想“起舞弄清影”和“对影成三人”——大宋的汉人、金国的兵士、今人的我。

我,听月之中,听汉女的唱与金人的歌时,我还是有感于月的未圆和将来即使圆咯,在世之人还唱不唱?

乐者,真是醉生梦死吗?哀者,除了哀其自身家破人亡、无法团圆的不幸,还有怒吗?

顺此,论圆之时,听此千古民谣,试问:何以能传唱千古?何以几乎人人会唱?沧海桑田,与时俱进,其变的是什么?不变的又是什么……

近处建筑工地的窝棚里,有人在拉二胡,《江河水》。


2016-08-3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