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影(音画)
 
 

总浏览人次   1743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寒塘渡影(音画)
 

无忌

   发布日期:2020年12月01日    来源: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拾穗居士   点击数:    



文件下载

(鼠标左键点“文件下载”可看音画原大,右键点在文件下载则目标另存到电脑)

辛弃疾《破阵子》  改编自 作曲 陈大明  演唱张晓农

原网址  https://www.xiami.com/song/mQJDJRba0ac








在古代词人中,最先让我年少亢奋,每首必抄的有三位,排第一的是李煜,其次是辛弃疾,第三是李清照。

李煜一句“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足以令我千万里地乾坤来回七情皆有迄今。他终究是个亡国之君,史无争议,尽管着落了去。

李清照开启的叠字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切切”,到末了再叹之:“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使我虽为此女人折腰的没有,但有点驼背几十年。直到2018年的某一天,有人撩起这老太太的石榴裙,推翻“人设”的其偶像,言之凿凿地说她既是“酒鬼”,更是“赌神”,还是“色妇”,即便我只信其中的一半吧,她这个人亦被“社会性死亡”咯。

去头去尾后,剩下中间的辛弃疾。

从《语文》到《中国文学史》,辛弃疾的标牌无一不是“爱国主义”的。

从“共产主义接班人”到退休,再到七旬的现在,我都爱国,但花甲以后自己剪下扔了“主义”的辫子。同时,摒弃辛亥革命以来对之前历朝历代人物的“主义”人设,尤其吟诗填词的:什么李白的“浪漫主义”,杜甫的“现实主义”,……操!全TMD因为自己“主义”了,也得给死人授“主义”之勋 !

倘若不信我这骂话,可以去刨一百年以前的这些被“主义”者的坟,然后一个个鞭尸,拷问之:“你是什么主义的?!”

人设其为“爱国主义”的辛弃疾,2019年以来,一篇说他从来就是“古惑仔”,“杀人才是其主业”的揭底开始,他的人设也似塌了墓墩围子咯。





此番拿辛弃疾刚年过半百时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作《春秋农事》2020年最后一期刊头的背景歌曲,一是我向来喜欢之,二是这词句合得来时天、厉地和人。

有词句的画面依次是:锈剑和剑麻、枯蓬和军号、死鱼和滩涂、海带和竹架、胡杨和戈壁;古神道上石马、柳浪之间弹弓、皇陵碑前红帽、铜镜背面头簪。

今年以来,我的忘性几乎是逐月崩塌。 

11月中旬的第一天,10日,听说火根车祸罹难。他是我妹夫。

那天的那一刻之后,我的忘性竟然断崖到了自己刚刚完成的事,下一分钟就怎么都记不起来做了什么,继而我越是要找回这事,越发胡乱或者彻底一片空白。

今天倘若问我,为什么选用这样的画面,我能够记得的:第一是既要用辛弃疾原词句,又要反其义,以成就标题“肆无忌惮”的“无忌”;第二,辛弃疾原词末句的“可怜白发生”,在我的画面里,必须是对其前面的“肆无忌惮“给予彻底的否定,才是结局。

这里边有个问题:谁“可怜”谁?

我六十以后的处事,绝大多数属于防守型:事先左顾右盼,会做各种各样未雨绸缪的预案,过程忧心忡忡,所以,尚不至于我可怜自己。那么,我主动可怜谁呢?又,被动谁令我,或使我,或让我可怜之呢?……画面设计的当时,肯定是明确过的,要不然就不至于在电脑上PS两相有违的景物。具体的,还能勉强记起的,有二:一是那幅海带,仿佛战地卫生员洗净了血的绷带,抑或战士行军的绑腿;再就是弹弓与柳浪,取自成语“百步穿杨”,以显得它所面临的现当代战争,连玩意儿的都不是。

哦,还有一只尿壶——有的地方叫之“虎子”的。为什么把它和背景的书籍,配了“赢得生前生后名”?我怎么都记不起来。

做《无忌》,做的很难。难在:是有其人,有其人的非常,于是可怜之,偏偏又“己”、”心”的无了。


2020-11-24 ~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