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菩提拾果(学问)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为一人说

发布日期:2015-12-13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陆续点击画面即可看到原尺寸清晰图文)




上午去了花鸟市场,买了一口陶盆、一株茶花、一袋鱼食,回到家已过午。

打开电脑,听看Q语Q言。

见有问“复旦大学(里发生的)投毒案已定决,作为一位父亲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我几乎无须思索,立即敲打出:“每个人都是为另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被害的黄洋之所以来这个世界,是来向他的父亲讨债的。他的父亲还了债。但是,这不是黄洋来这个世界的最主要目的。他的最主要目的是还林森浩的债,所以他被林森浩投毒死了。他还了林森浩的债。而林森浩来这个世界,是来向黄洋讨债的;这就势逼他自己的父亲成了他的更重要的另一个债主。扩大到任何最重要的二人关系,都是这样的,只是债大债小的区别而已。”

这时,记起昨天有关报道,随即找到,恰见: CCTV 13 新闻台发自上海的报道:“林森浩临刑前专访:死刑是我一种偿债”。

于是我截图发去,又继续打字:“他自己说的这话,我认为是因缘关系‘轮回说’的觉悟。”

对方的认为:“他后来在牢中看过书,忏悔了。两个家庭都破了,受灾了。”

我则不以为然:“不看书,也会这样。任何家庭,任何最利的或最害的人两者关系、以及事、情都是我说的这样的因缘。所谓的恩爱,也是还债。恩爱是平和的还债,伤害是仇恨的还债,形式不一样而已。”

我还说:“只有我这样的认识了,才放得下,想得开。”

之后,我就下线休息去。

下午,把原先种在一口粗瓷大花盆的四株还小的很的针叶植物移到新陶盆里,再将茶花栽进空出的瓷盆。边折腾吧,就边回味关于为什么不期而买这两物件——

2004 年,我们家买过一株已有五龄的大茶株,十来朵红红的大花每天都在招蜂惹蝶的了,却因为次年春被我给它换了个盆,之后没活多久就蔫了,再怎么地也无法再起得来。直到那时,猛然间才突地记起我的父亲曾经讲过的民俗:清末民初,女儿出嫁,娘家给的陪嫁物品中,会有一盆鲜活含苞待放的茶花树,以“茶不二移”寓意“从夫如一”。

我应当不单惋惜那株茶花之折寿,更想到我之婚姻的命中注定。

后来,我学起佛祖释迦牟尼的因果、缘份关系的哲思,联系到自己的平生,从回忆孕育我的生母,想到抱养我的最亲爱的母亲,从双方撮合的第一任妻,算到彼此爱慕的第二任妻,以及因此之生养;还有我的祖母、外祖母、姐姐、胞姐、族亲中的女子等等,我很清楚,很明白:在我的一生里,既没有一个女人是因为我,她才来这个世界的,而我也不是因为某个女人而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的最亲爱的母亲,其乃为其夫君——我的父亲,而来世的。

因为我很理解,那个时代妇道的第一必须是为结发丈夫而生、而活、而死。

也正因为有此理解,我才百倍、千倍、万倍地感激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故在我的父亲辞世之前。

而我的父亲是为我而来这个世界的,留下足以让我稳定存在和生活的一切背景。

恩予者爱我,我何德何能报答其万一!

为此,推及到文学作品的人物关系、现实的人物事件,我都能理解并且解释所有的关乎最恩爱或最仇恨的二者生死。

我迄今都以不见不信来看待佛教发展到后来才有的“人死后或投生或成鬼的‘轮回说’”,释迦牟尼佛祖没有这一说法。

然而,我又不是一点都不曾受到“轮回说”的启发。

坦陈来言,之所以我会参悟觉出“为一人说”,白话出我今天午间Q言的那句“每个人都是为另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之言,并将此归结为“只有我这样的认识了,才放得下,想得开”即是得益其中。

2008 年底二次内装修居室之后,我们家就不再悬挂字幅。可见的文字只能在书脊上找到。

今天买这口陶盆,多少有点补缺的意思。

当然,盆的一面刻句“心宽益寿,德高延年”是此件值得看处,更因行楷字体相得益彰,刀工刚柔不失既济,出了俗的雅趣。

再固然其中特别大字的“寿”、“年”说到我的现实,尤其,以何宽心方可“心宽”、 行何高德才达“德高”,又照应得了我前面说了的“只有我这样的认识了,才放得下,想得开”


2015-12-12    喂过鱼之后敲键盘直到 12-13 2


【本篇有关】

2015-12-14  一席因果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12/5370.html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