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三门自在(修持)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一盆花开

发布日期:2015-12-1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这株三角梅不但活了起,还兴致勃勃地在洋红色叶状苞片中间生出花来,实在是我所希望但又超乎意料的。

话还得从六年前的冬季说起。

家装之后,小小的阳台扩大了一倍。趁立春之前,把养过的花卉重新做了次相应的般配。

原本合种在一口特大花盆里的五株三角梅,粗壮杆的四株被我分栽到两口大盆里。剩下这株,其时细不过五岁小孩的小指。继续插队大个之间嘛,难免左右不是;弃之么?却又不是我的性格可以。于是有意带无心地为它找了个瓦钵,培了些沙土,搁在出入户口铁门的背后,四分之一平方不到的最边边的墙角角。

之所以留它在这么个环境,毕竟铁门的里面是我们共同的家庭。虽然这地方绝对不起眼于来客,甚至除了我,家里别的人也未必拿它在心,但作为还舍不得它的户主,我仍然注意到其环境的要有风,得有雨露,更应有阳光。甚而至之,希望有那么一天,它能正常到“株”的模样。

然而,它在之后的年份里,偶生六七片叶来,更多的时候仅余二三勉勉强强也叫作“枝”的东西。

我仍然以“聊以胜无”的心态随它,何况它的主干的确确有长进。要不,也不可能成就现在这么的,跟我的大拇指一样粗了。

前几个月,想了想,给它换个像模像样的“正式”盆吧!或许能正常起来也说不定呢……

见到它当今的这般的生机鲜活,我觉出一个道理:即使环境没变,只要处境变了,本质就有可能发生根本的变化。

由此,我想到——

我退休前,二十年里著作合计的字数不足50 万,而退休后的近九年时间里,迄今写了468 万字。我可以肯定地说,因为所从职业的特性,决定了原先的工作即在于伏案,将思考文字出来,而退休后一年半开始的文字,不过是环境稍变——变得不用再参加任何会议、不用被年度考核,二项而已;处境则更加自由,更加自我,几乎完全独立于单位集体之外,仍然在家,仍然在电脑前。

由此,我还想到——

孟母三迁——变的是环境,而不是处境。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与“宁做凤尾不做鸡头”——都说的是处境。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环境乎?处境乎?

许多在国内一切皆平平的人,去国在外却成就突显——环境乎?处境乎?

这么想来,有一困惑:处境,有多少是心态、心情?抑或绝大部分、甚至完全可能和可以是心态?

我不是很清楚其中外因内因的关系辨证,但隐约中感觉得到:这株三角梅的意义,已经具有哲思的通灵。


2015-12-14  《春秋农事》九周年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