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三门自在(修持)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须“善行”

发布日期:2015-07-28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幼年时,不懂事,挨我的母亲训斥:“细囝讲就讲,蔑使手指去比!”

我的母亲只会福州话,这意思是要我讲话就讲话,别拿手指去指,去比比划划。

尽管何以不许用手去指指点点,当时道理未明,但从此那动作我到中年都没再用过,反倒在老起时有用,在表达极愤慨的谴责之时。

这些年,手指头的直戳成了一种时尚,相当强烈和广泛的充斥着经济运营的市场和社会矛盾:广告里,舞台上,讲坛中,会议时,大街上对阵,客厅里相交,女对父曰,子向母说……

受我的母亲之教诲影响,我对之在极大程度上反感和厌恶。

日志了这多年,在写的方面既有既定的原则,也有由感受渐年生成的操守——

一者,没在篇幅里指戳过任何现实中与之关系的人。

自以为是出于我的善行。

因为我写是因为我会写,而若被我“写坏了”的对方不会写,造成的状况则对其话语权不公平。

二者,2007 年底之前,还在我日志的书信里,有过对极个别亲友博客说三道四的;从20072014 年初,也还在电话里对单个做了多方面的“指”出。而后分别在这两个年线之后,我就或只字不提,或闭口不谈。

自认为必要善于他人,这是应当的在道之理,所以不当为的则必不再为。

因为同样都是博客,都是日志,人各有志,为什么我就要以我的志去要求他人的志,凭什么!我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能力?

三则,2015 年以来,除家人所写的,之外的博客已不再看。

自觉自己的生命有限,自顾不暇,更必须善待自己在于人、事、物。

通常人们多以为“行”在于身体,而先前曾以“文”为谋生,后又以“文”为活生的我,则将“行文”纳入“行”的重要部分。

俗话说“文如其人”,日志要求的真实,当然更是。

相比博客写手,一般说来,我更喜闻乐见农人、村妇的说事——

喜其所幸——简单的幸福于一事一情。

闻其所事——就一事诉说,不历史,无旁杂。

乐其所以——很浅显的感受,大部分我未必乐的起来。

见其得意——因为他们不会笔写,语声停,事情毕,意尽了。

这恰恰是我已经不再会的。

因为我“文人”了,老是考虑到怎么样表达才能成“文”。我被学过的“文”学所束缚,而他们是自由的。

所以,我不善于文,而他们却是从心底之善,如泉成流于表达。我未曾见过他们的比比划划和指指点点。

我的思考,正因为处于在城市久了,既必须呼吸和口入空气里的雾霾和饮水中的污染,乃至吃食庞杂的食物,我心已变态。有时潜意识会去指戳谁人的“不是”。

善行还是恶行?

凭心。


2015-07-28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