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三门自在(修持)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不“含糊”

发布日期:2015-07-2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接着昨天日志“没‘作疾’”说的,继续往下讲“不‘含糊’”。

我这辈子与绝大多数的人不能深交,交而不能长久,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太较真。

我一旦较起真来,态度特别生硬,言语特别犀利,精力特别亢奋,时间特别持久,迫使特别压力,就跟西班牙奔牛节上的奔牛,害得人家不是丢面子,就是伤心情,甚至绝了情,长此以往人人唯恐躲我不及。

讲这么一件事为例——

2005 年秋,有位来客要送我一幅仿真郑板桥书法“难得糊涂”。

我先是托词:“还是你带回去吧!你看我家,壁上无一字画,是我喜欢空白啊!”

客人再三说:“不会是嫌我吧!”

我笑道:“这外包装盒子底印着的‘定价:800(RMB)元’,很贵了啦!”

客人又还双手递到我的坐膝上。

我稍微想了想,话到嘴里,口头实在憋不住了,于是和颜悦色这么一通:“你看,这四个字,下面的跋写的‘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着,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郑板桥时年五十九岁,也就是虚岁六十,不知是不是自寿,但我看过一个资料,说是他这写的为了自勉。要知道,自勉的,必然是针对自己的,所以我们不妨想象他针对的是自己的聪明惹出过问题,不糊涂才激起别人的非议,于是乎这么写。倘若我自己买了,挂在自己的墙上,借以‘与郑板桥共勉’,当然也属风雅。然而,如果我把它赠送给像你这么样聪明的,做起事来一丝不苟的好人,那就不单单是书法欣赏,还可以视之为朋友间的谏言,而且是带批评性的。你,是挂呢,还是不挂?”

客人告辞时,条盒带回去了,搁在我这里的是他一脸无奈的尴尬。

从此没了联系。

撇开买价,其实,受用其赠,恰合适我。

我的的确确是难得糊涂的,而且在态度上一点都不许我自己糊涂,也不允与我共事者、与我生活者糊涂。

呈现出来的糊涂,他人岂能清明认知。

何以造成糊涂?因为其糊涂所致——从具体的操作,可以追究到做法,直到思维的混乱。

这就不单耳该聪不聪,眼应明而不明,而是聪和明皆不及格。

因此,可见可知其人的能力和水平、知识与应用、为人与处世。

这两三天,我找不闲,我不作疾,即便有忧心的人、事、物要思考和处理,但我不糊涂。

不仅不糊涂,认认真真地思考,明明白白地表达,已经达到绝不含糊的程度。

什么是含糊?

那是在绝大部都清明的里边什么地方,包含着一点不起眼却确实存在的不清楚。

今篇的配图不做文字旁注,它的含意是含糊的:既可以传达否定的“不”,也能作告示“不可以”,还用于合伙人求的“合拍”,甚至有“一巴掌打过去”的说法,直到我现在道别时说的“再见”。


2015-07-25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