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三门自在(修持)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两件关于忘性的事

发布日期:2015-04-23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上星期三在超市面包坊的柜前,向里面唯一的营业员说了:“要这个。”

就在这时,营业员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她掏手机,转身,接听,说话。

我历来对此类感觉不好。不想因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所以也从来不会再买那东西了。

再到附近干品区找寻食品有那么两三分钟后,那面包柜的营业员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真是对不起!刚才忽然来了电话……真对不起!你还要面包吗?”

我还要不要那面包?

要的话,我还得回头……我是坏马吗?我非得吃那面包吗……吃回头草的是好马吗……零点五秒之后,我笑说:“好的!要!”

“谢谢啊!真的不好意思!”她笑了,我看得出这笑的真心实意。

“我应该谢谢你——还特意出了你的区域,找到我!真的,我就因为这点,回头的。”我心里很舒服。

“你拿好!”

这类营业员的事到处都有,此起彼伏,何况事很小,小到我过后即忘。但我还又这么猜想:“她或许怕我去投诉吧……”

忘了。

就连次日早餐也丁点没记起。

真忘了。

之所以再次记起这小事,是因为昨晚我又去了那超市,又在那坊柜前要了一块那种面包。

“啊!我还记得你呢!上次真不好意思……你没怪我……谢谢!”这是一位四十开外,或许有大四十几的妇人,因为白色的工作服和白色的头巾,以及枣红色的短围裙,让她显得年轻些。

接过她递过来的纸袋装面包,我想到那句“予人玫瑰,手留余香。”

我感谢她曾经找到我,让我有了一次给她送玫瑰花的机会。

我感谢我自己,竟然懂得送人以玫瑰。





去年有大半年的时间,我没在家。

春节前的大扫除是家人做的。

无须动手去整理七七八八,因此享受其成,我很爽。

但,总觉得书架上八八七七的各种小摆设里,少了什么。

很确定:少了一件。

我一直没吭声。

却耿耿于怀不得释,有时会去想:“到底少了什么呢?”

昨夜 2 点,因为支气管炎还没好,咳醒来,突然记起:少了一盒北京同仁堂“十大王牌药之首”的“安宫牛黄丸”。那原先放在第二书架第四层,木龟与木镇纸之间那位置,是只小锦盒。

第一个念头就是:孙子寒假带过哪个同学来家住过。

一秒钟之后,我感觉自己这个念头很卑鄙!因为没有证据,就如此这般往这方向想,太伤害了那同学了!也伤及到孙子!以后,还有谁敢来我们家啊!

我决定彻底翻箱倒柜找找看。

大约十几分钟以后,还是在同一个书架,下方中间一个抽屉里找到了——它和另一种同仁堂的药,放在一只同仁堂的小纸袋里。

我没有因为找到东西而高兴,相反,我更加感到自己的卑劣——活到这年纪了,还这么地看别人!何以口口声声言“善”!

虽然尚未直接去说谁,但是我的内心有这样一把刀。我杀死了一个无辜的、不确定的人之道德生命,这个人就再也不会活在我的心里了。

无可辩驳,我杀了人。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真的很对不起!

药可救人,而我若不反省,则无可救药。


2015-04-22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