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走马行踪(游记)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香港脚】去的目的和意义

发布日期:2019-05-2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2011年秋去香港,回来写了5篇游记:

2011-11-27-【香港脚】去香港买书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10/2048.html

2011-11-28-【香港脚】412港元以及见外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10/2049.html

2011-12-03-【香港脚】找呀找呀找呀找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10/2055.html

2011-12-04-【香港脚】香港书店大概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10/2056.html

2013年元旦再次去,回来就减少了要写的,只2篇:

2013-01-03-【香港脚】去回旺角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10/2494.html

2013-01-04-【香港脚】买些春药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10/2495.html

2019“五一节”前的4月,我申请获得了一年之内的二次香港游签证。

这个月的1日接近黄昏那时辰到,3日的中午离开,这是一次。

回来二十天,一直到现在,都还没能想好有什么要写的。









这趟去,我预定的目的有三:逛书店买几本书,参观香港文化中心,参观香港艺术馆。

旅行社帮助预约的马哥孛罗香港酒店,其右侧的隔街就是维多利亚港;香港文化中心和香港艺术馆也分别坐落在完全可以散步即到的附近,而我要去的几家书店,集中在铜锣湾的骆克道——我去过,从尖沙咀乘地铁一个站到金蹱,转车后的第二站就到,甚是便捷。






我舍近求远先去了书店,

竟然关闭了。

关闭的原因,店家沉默,三二手痒的内地客倒是留了只言片语的。

我的目的之一无声而止,意义却已非常:因此可以推及香港的出版界、出版物,以及言论,乃至地方法的顶头法,“五十年不变”等等。

尽管如此,大清早非主要街道的路边卖报摊点上,也还坦然出售着有违内地所禁的书刊杂志。我眼扫心点了一下,关乎现政权人物的书总共有18种和杂志9种,关乎党史派系的书也有11种。

这些书刊都逐本用保鲜膜包裹严实着,路人可以快速地看封面的人物形态表情、标题,也可以翻看背面的内容简介。但呆三四分钟的时候,卖家就会很不客气地,甚至恶狠狠地用粤语呵责,那意思显然是“放下”。

说实在,我的体验有两点:

第一点,此前我若干次到过香港,从未遭遇过这等的口气和面色。我非常困惑:这还是香港吗?

第二点,虽然某类书籍的品种的可选择量,已经降低到卖报老人家维持生计的最底线,但从购书人的需求来说,毕竟还是沙漠中的一抔。

我没有看中任何一本。理由:那一十八种书,看内容简介,我内心已知其大致的说话,至于章节,我无能去分析其真伪成分和所占篇幅的比例;何况作者皆以大可不必顾忌名声的笔名,其各个的文风基本雷同。再说咯,类似的书籍,原本之意义在于判别局势的未来,而现在的成书结果呢,矫情生事太多,据实正言太少。

买这样的书,一册至少要150港币。

再就是党派争斗的那11种,都旧日所出,我都已经有了。

至于杂志9种,每一种里大多数的篇目,无非是网上文章的集合,值得看的新鲜的或篇把。花90港币,买一篇不负责本身内容的文章,除非无知者好奇。

好了,我的第一个目的到此完结。

计划5月2日用一整天参观香港文化中心和香港艺术馆的,因为看不懂手机上的高德地图;拿百度地图导航,也颠三倒四来来回回几趟,去不成  到不了,干脆闲逛。

这样,我的第二、第三个目的到此也无言地结了局。

这一天,我从7点半开始走,到下午4点15回到酒店,总共走了8个小时15分钟,9686步,6公里695米,中间没有坐一下休息。只喝了一瓶景田牌的矿泉水,10元港币。2014年4月,同样8小时走杭州西湖。五年了,虽然上下阶梯的步伐明显小心多了。

那天晚上我还跟着去乘了夜游船,在维多利亚湾兜了2个小时,依然精力充沛。

由此可知自身的体能,五年来未明显下降,这是本来目的未达的意外意义。







许多人都说香港是购物的天堂。实际上,唯有明确知晓哪些物品在内地是必须加收关税,而在香港是免税的,比较两地的差价才有意义。例如一只意大利的女表,内地价是33万9千元人民币,香港则不到30万港币,少了4万人民币,当然便宜。

好了,谁来买?谁能买得起?

我拍了照片,回酒店供人考量:买?还是不买?

当有人提出“再看看,然后做决定”的时候,天啦,“已经被买走了”!上一天夜晚10点看见橱柜里还陈列出来的现货,第二天一早赶去,就空了位置。

要知道,这家世界级的珠宝首饰、手表专卖店,在营业时间内,不管店外排队的人有多少,它每次都只放行若干个顾客,一百多平方米的店内,始终保持的人数绝不超过12个!







它的隔壁也是世界顶级品牌之一的商店,卖各种奢侈品。一条女性真丝围巾最低售价1万7港币。同样的,任凭店外面人群已经水泄不通,着三弯四拐队的内地队的内地游客们仍然兴高采烈!

商家这种故意调控供求关系、制造“紧俏”、以维护产品形象并维持商品尽可能高售价和利润率的营销策略,在营销学有个专用术语“饥饿营销”。

正是这么一条被“饥饿”的有钱人拥挤得不得了的人行道,是我唯一可以走往酒店的路径。

当我在蠢蠢挪动的人流里摩肩接踵哎啊哎呀穿逆的当儿,我听到一个老妇人无力的哀伤,完全就用的是粤腔里挣扎出来的普通话在无力地哀伤:“求求你们啦!你们不要再来我们香港啦!我们的生活都被你们打乱啦……求求你们啊!……”

由此,忽然对昨日那“我非常困惑:这还是香港吗?”有了答案。

我应该不会再去香港。


2019-05-24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