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走马行踪(游记)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2018走秋-在武汉的探亲

发布日期:2018-09-0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2018走秋,在武汉做了两方面的探亲。

第一个方面是去珞珈山,看望了我姐夫一家,当然包括我姐和我外甥。外甥的女儿那前后几天出差在北京。

虽然今春才去过,见面的时候,还是照已往那样,谈些他们的和我的两家各个人处在的近况。

我姐和姐夫依旧坚守着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三观”,正儿八经地忠诚于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

我外甥吸烟猛的很,一天两包。五十五岁的人牙齿全都坏了。

谈到退休金和生活费用的收支,内容就从仰视的信仰回到地面。聊的踏实。包括老家古厝拆迁,几房堂兄弟吵闹厉害的事情。国事、家事、人事,一件一件的——话也敞开,事实上即便不说,人心也了然,那么,说说就成了不过的呼气而已。

其中,最影响他们的,不是当下人民币一下子贬值10%以及物价的高涨,而是这世上竟然上午我下单为他们网购的两件小家电,下午就到他们手里!而前两三次我网购物品给他们,他们都还得隔天才收到的。“现在,这么快啊!”他们明显带着对世事变化之速,难以理解的惊讶。他们看得见客观事实,而看不见的是自己主观的停滞。

好在,我姐夫和我姐还是很乐意使用这些新奇的东西,说了:“上次你给我们买的那个啊,开始还不会用,后来会用了,感觉方便多了!”但对于我说的:“老旧的这些,统统扔了吧!”他们还是:“放在阳台那里吧,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可以用得上呢!”

我看看阳台上大约被占了三分一的那些杂物,联想到自己在福州家的阳台,每隔一段时间就嘱咐平儿阿聿他们:“把阳台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能不要的,全给我扔掉——别问我‘还要不要’,也别在我面前扔——免得我这也舍不得,那也留下来,跟老太爷在的时候那样……”






第二个方面是与高中时期的“七兄弟”聚会。

在前一站郑州先集中报告了我的抵达武汉和逗留。到武汉后,再报告了住的宾馆和房间号。邀约五位兄弟并夫人:“在确定身体健康的前提下”来宾馆聚一聚,叙一叙。

聚的这天,恰巧是农历的七月半,“中元”,普度的当日,所以,一开始举杯,就当然地提到已故了十年的老四。

武汉有五家。

我独在福建。

那一晚餐意犹未尽,老三夫妇说:“在武汉的几家屋里,大家都去过了,就我们这家,还没走。所以,乘这回,老六回来,还想明天,大家都来我们家。”于是,我把26日上午9点去此行最后一个看点长沙的票给退了,再买了27日中午11点从武汉站直返广州南的。

莫扫众人兴,即可皆大欢喜,何况老七回忆:“二哥那时候,跟我的父亲说:‘我们几个是割脖子换颈的!’我一直记得的!”

第二天的上午10点到午后的2点,齐刷刷又兴高采烈了一回。

同是名称“简朴寨”酒楼,连锁店吧,这天老三安排的午宴,显然比昨晚我约的,场景开阔,菜肴丰盛。

据说,每有一聚,无论谁家轮值做东,老三必要先期亲自走一回游览的路线、勘察实地、比较用餐实惠,减少了许多迂回。

所以,结义交情五十六年,“别时未成婚,儿女忽成行”,各个人生的经历无一不天南地北,曲折颠簸,但迄今能够排排坐的聚会依然是“割脖子换颈”,古代豪杰义士“刎颈之交”那般的气度,想想还真不简单!






冲泡好一杯大哥大嫂特意送把我的“雀巢”,赏识很用心选购的包装袋那黄鹤楼;嗑着三哥塞到我手心“你喜欢吃的”的一小包炒瓜子;想想步履已经不怎么自如的二哥,在二嫂的陪护下,舍得打的第一对到来;再就五哥五嫂的到来,我们兄弟拥抱那样的结结实实;七弟和弟妹是唯一叫我“六哥”,亲密无间,……“割脖子换颈”就在这些细微之处。

其实呢,真正的意思,在我看来,一直都在五十年前的那高中二三年打转转——单纯的,真实的,坦诚的,有故事却不可能再现的;那环境,那背景,那读书,那理想。

后来的,乃至现在的,心照不宣,“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相互间私下瞄一瞄,听话听声,没有谁要去翻阅。社会太复杂,人心太难测,也或许“毕姥爷”的影响太深刻,聚会还是聚的,只剩下会餐!尽说些“身体健康”、“多多保重”的客套话——不因有说而不生病,不因叮嘱就格外留神——默契很的是,没有谁相当“莫谈国是”,人人都会自危缄默;没有谁担心在座会有“毕姥爷的朋友”,但谁都不约而同地不给别人造成麻烦。

这就是“开开心心”的“开心就好”。

所以,相比之后,我觉得出两方面的探亲:都是亲情,却有所别。


2018-09-0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