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走马行踪(游记)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2017 梅期行-揽山听水-3

发布日期:2017-07-1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黄檀硐的晨窗外,夜雨欲止将停,绿竹时不时一点一点地滴冷冷的翠,足以让我滋心润肺的大为惬意。

想想,一大早就往村里走动拍照,多少有点另类。于是,按前边不远路牌的指向,沿着小溪来水的方向散步前行。

我是路盲,完全没有方向感和方向的记忆能力,只能用脑袋瓜里的一根筋,硬识死记一条直去直回的路径,不敢旁道,尤其恐怕水流分支,深山出岔。

还好,6月的17日,也就是整一个月前的那天,在那里,就一条主道伴着一条流水,我沿着走,不久拾阶而上,再穿寨门,又步栈道,还观瀑布,度过小桥,刚才下坡,正准备折返,“呀!”只见前面不远即是来路,哈哈——原来是条环峰的“玉带”!

或许,真应当为之取这名呢!

我年青时和相对现在的年轻时,到过些名山大川,附庸风雅,以为《论语 · 雍也篇》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的很是,以为“知”曰“智”,“仁”必“义”,不动即“静”,听音乐可“乐”;投怀入抱山水,再受大自然拥抱,便是益寿之事。

老来读几本佛经,渐觉得以前的游山玩水,看是主动去的,其实既然是被大自然所感动的,那实在就是被动的在接受。

那么,能不能变被动为主动呢?

古画今题是我为此作出努力的尝试。已经努力了几年,可以自谓事业有成。但难免抱憾虚拟。

今次,在黄檀硐,顿觉现实!不再是大自然让我看到什么和听到什么,而是我对大自然有所抉择,看或者视而不见,听或者充耳不闻。

怎么说呢?

我的意思是,人完全可以像古代画家绘画一样,自由取舍,画或者不画,更应当学着观世音大士,闭目倾听,不用目睹。这么一来,我看到的寨门,便有了把关和轮值的乡丁;高山深洞内,才有出没的野生;这么一来,我听到的流水,或是分得出声部的大合唱,或是风流倜傥淌过山石的流韵……

都说“画家的寿命长”,或是画家有取美舍丑的功夫。

都说“观音菩萨慈悲”,当然是其菩萨仁心修行成佛。

再回到黄檀硐村舍,遇二三叟妪,我则不得不参“近水仁,居山寿”之何以。

思来想去:水仁,乃因其无形;山寿,则当然土里土气。

哎呀——附庸风雅,则反其道而行了哟!


2017-07-16







074




075




076




077




078




079




080




081




082




083




084




085




086




087




088




089




090




091




092




093




094




095




096




097




098




0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评论 
验证码  
提交